香港病人難以在家中離世?@ 香港生死文化現象

_20160731_222657

做生死關懷的工作,朋友有時候會問起:“ 其實病人想唔想喺屋企過身?”

“ 很多病人其實在臨終的時候,都很想返屋企的, 但是很可惜的是,有些家人其實是不願意病人回家的”

“吓!? 唔比自己親人返屋?企唔係下嘩? 點解佢哋要咁做呀?”

“ 你試想想看, 香港人窮一生的精力是為了買什麼東西, 如果有人在自己層樓死亡, 層樓會變成點?”

“簡直癡線!”

“系癡線的, 可惜的是,這正是香港的無意識集體價值”

假設有一日,你辛辛苦苦供了一層樓,在你臨終的時候,你最後的心願是回家、在親切和熟悉的環境下離世,可是家人卻為了保住樓價,而不讓你回家,你會覺得怎麼樣?你的心裡面會有什麼樣的感覺?

巨大的長傘@寧養社會工作團隊經營

_20160726_220633

前幾天,就在舉辦完活動,與義工debriefing的時候,突然間左心房一抽,動一動也覺得很痛,我的好同事看到這個情況,第一時間要我回到辦公室,坐下來休息, 因為她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我這個樣子了,哈哈,真不好意思, 又嚇了你一跳囉~

下班的時候,還逼著我拿一把巨大的長雨傘:

“ 你快啲攞住把遮,你咁肥,跌低我扶你唔到,都係唔好啦,我同你一齊落山啦!”

其實與宇峰心裏一直都很感恩,能遇到一位這麼好的夥伴。在我們的團隊中深信著一件事,那就是“做人第一,做事第二”, 一起去營造正念的團隊,奉獻出具備愛與療癒的服務。

安息禮中的粗身炸薯條@寧養社工哀傷療癒札記

_20160726_213323

喪禮、安息禮、告別式,對在世的人來說, 是一場體認死亡,體認親人已經離世的儀式,而這正正是,哀傷療癒的其中一個重要的歷程。

“親愛的小妹妹,您在天堂好嗎?我知道上面有很多很好吃的零食吧!但是峰哥哥,也有遵守承諾啊~ 我買了粗身的炸薯條給您吃, 希望您會喜歡啦”

小妹妹的安息禮在香港防癌會舉行,純白色的玫瑰、雪白色的百合,還有丈夫選用了心願計劃中所拍攝的結婚照。

“您真是一位很美麗的小天使”

 

“峰哥哥您真系識得講笑”

“好啦好啦,咁你儲定啲爛gag,等我上來的時候講畀我聽啦!哈哈!”

這個安息禮,也是對宇峰來說,一個哀傷調息的重要歷程,宇峰深哀傷的終點是愛。

永遠祝福您,親愛的小妹妹。

小妹妹,謝謝妳,天堂零食大會見囉!@臨終關懷 + 心願計劃札記

_20160719_223910

上課途中,突然收到同事急call:“護士urgent想請您返來,她的情況急轉直下,家人都來了,您可以現在就返來嗎?”

“好的,我現在就坐的士返來”

從香港大學到香港防癌會,大概用了 二十五分鐘的車程,但最後仍然趕不上,大概錯失了30分鐘的時間。

病人小妹妹的丈夫、媽媽和爸爸,都在病房中,尤其是媽媽哭得最厲害。

宇峰的好同事說:“ 小妹妹已經走了,您先飲一啖水,我幫你把背囊攞返房先好嗎?”

“好的,謝謝您”

看著病人小妹妹躺在病床上,樣子很安詳、雙眼合得很好 、小嘴巴微微笑著向上的,宇峰感到很安慰。

陪伴過病人小妹妹的丈夫媽媽和爸爸後,宇峰跟媽媽說:

“ 我想跟她講幾句說話”

“好的,您去吧,同佢傾下計”

宇峰走到病床的左邊,在小女生的耳邊,低聲溫柔地說著:

“ 小妹妹,好多謝能夠認識到你, 好多謝你 當我每次落嚟病房嘅時候,你都請我食,我最鍾意食嘅鳳凰卷,又請我食兒童鈣片,多謝你幫手做義工,早上為我們派報紙給病人婆婆。峰哥哥覺得您好叻,你知道嗎?我知道你一直都很痛的,雖然我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你,但是我知道的,你仍然很堅強,每當看見你的笑容時,就覺得妳是一個小天使一樣的活潑,給我們帶來快樂,真系好多謝您。 很抱歉宇峰哥哥在這兩天,都不在中心要去上課,答應了您在明天買薯條給你吃,卻無法做到……咁我約定你,第日喺天堂見面嘅時候,我哋要買好多好多嘅零食,薯條、薯片、薯餅呀、童星點心闊面呀,一齊食,仲有粟米脆筒,記得我哋嘅約定呀,咁到時候見啦”

您叫我峰哥哥柔柔的聲音,仿佛還在耳邊響起呢,怎教我不想念您、無法不捨得您呢?寫到這裡,視線都模糊掉了。

記得您有一晚跟我說過(生命回顧):

“其實我覺得自己已經賺左好多”

“咁妳覺得賺到最多嘅係咩嘢呀?”

“ 我覺得賺到最多嘅迷就係結咗場婚囉~賺咗個好老公囉~ 其實結婚嗰日我冇帶con(隱形眼鏡), 我好多野都睇唔到,但係我個朋友話返畀我聽,當我哋喺醫院門口落車,著住婚紗行入醫院嘅時候,好多人都望住我哋啊~”

“ 好似個小公主一樣呀呵~”

“ 係呀!真係好開心!多謝你同阿爸(東區醫院寧養社工Stephen) 幫我哋搞咗個婚禮”

“ 唔好客氣啦,我嗰日都好開心,好感動, 尤其係Stephen帶唱愛是不保留的時候”

“ 係呀!估唔到佢唱歌咁好聽!”

知道你沒有帶著遺憾離開,帶著愛與祝福離開,一切都已經足夠了。

願我永遠祝福您,系天堂零食大會見您囉~

峰哥哥

2016年7月19日

後記: 小妹妹的說話,更讓我肯定我們現在做的工作,特別係“心願計劃”, 如果我們能夠為臨終病人完成最後的心願,讓他們沒有帶著遺憾離開,帶著祝福離開,這該有多好呢。

廣東文化中的逝者與飛蛾@敘事治療 + 哀傷療癒

_20160716_215325

親人離世的哀傷,旁邊的人是難以理解的,然而宇峰深信,生命的動能本身,潛藏著自我療癒的能力,社工只是一個促發和導引的媒介。

易女士的已故院友婆婆的女兒,我們認識了很久,關係也很好。有一天她回來探我們,敘說著婆婆離世後的經歷。

“阿媽走左、辦好後事之後,連續幾天都有一只大飛蛾在我們家出現

真的很奇怪,我們家都開冷氣,這幾天都沒有開過窗,怎麼會有飛蛾飛入屋呢

您知我個女害怕蟲啦,我就跟她說:

我個女怕啊,你都唔想吓親個孫女啊,不如去住廚房先啦

點知我講完之後,她真的自己飛左入廚房

我就知道她是阿媽”

“所以她是很想你、掛住妳的,她走左之後,知道咁多個仔女中,妳對她最好,所以她在你家中逗留了三四日,因為她想見多你幾面”

易女士紅著眼睛、忍著淚水點頭。

從敘事治療的角度來說,關係故事的延伸性建構,往往是關係的再連結(Reconnection),生者與死者不一定要say goodbye的,在哀傷療癒中,能夠say hello again,也是很棒的祝福。

如果我們能對廣東生死文化有所了解,就會知道女兒敘說飛蛾背後的意義了。

我想帶傷健的妹妹見媽媽最後的一面@最後的心願

_20160717_194913

“吳生, 我有樣野想請你幫忙”

“艾女士請講”

“ 我知道媽媽就嚟唔得,我知道佢一直放唔低一樣嘢,就係個細女”

“ 嗯,妹妹她最近怎麼樣?”

“ 我妹妹係一位傷健和智障人士, 幾十年來都是媽媽照顧他的、餵他吃飯跟他一起睡覺,所以她一直很記掛住細女,所以我想請吳生你幫忙,可唔可以帶細女來醫院見,媽媽最後的一面”

“好的,艾女士,請交給我安排吧”

很感謝癌症資訊網的Alan和袁先生的幫忙,讓我們順利帶病人的女兒到香港防癌會,為婆婆一家拍了家庭照,讓臨終的母親與傷健的女見,見最後的一面。

“梅女士,我帶了阿安(細女)來看您啊”

梅婆婆聽到細女來了,就立刻張開了眼睛, 黑溜溜的眼睛望著宇峰,微笑著,心裡頓時有一種感動,是因為感受到彼此的連結。

同時間,艾女士留下眼淚來,因為她很久沒有看過患病的母親笑了。

“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媽媽笑了,吳生,真系好多謝您”

當宇峰看到患了癌症的婆婆,看著宇峰微笑的一刻,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這份臨終的微笑、最後的平安,是多麼的難的呢。如果,當您到了臨終的一刻,您最想看到的、見他一面的,會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