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愛的人進入臨終階段,我應如何照顧他/她?@ 臨終照顧者指引

在寧養社會工作中,除了臨終病人外,照顧者也是我們主要的關顧對象。在臨床的經驗中,我們每每看到,臨終病人的照顧者,往往感到很無助,因為不知道如何去照顧一位臨終的親人。有些臨終病人在情緒以及護理照顧上,有明顯的轉變。如果我們能在這方面,提供適切的支援,就能大大減輕臨終照顧者的壓力。

 

一、情緒上的轉變及舒適的需要

抽離

  • 當病人接近死亡的時候,可能會抽離,而轉向內在的世界
  • 對身邊的事物和人,漸漸不感興趣
  • 身邊的親人可能會感到焦急,「點解佢冇曬反應?」「 點解唔應我嘅?」

 

親友可以做的事情

  • 溫柔的觸碰、握著他的手、擁抱,以表示你對他的愛
  • 說出愛意的言語,表達出你對他的愛
  • 播放輕鬆柔和的音樂或者歌曲,對他來說是有特別意義的,或者透過歌曲去表達你對他的愛
  • 閱讀一些他們喜愛的書本給他們聽
  • 使用柔和的燈光,避免太光或者太暗
  • 按摩他們的手、腳和心,讓他們知道,人們在他的身邊

 

二、精神上的轉變及心理上舒適的需要

2.1 迷失方向

從醫學的角度來說,腦部氧氣量不足,以及身體上的化學轉變,會導致迷失方向、不安、攪動、混亂或者認不出身邊熟識的親友。

 

親友可以做的事情

  • 說出你的名字,表達你的身份
  • 以安靜及清晰的方式表達
  • 在護理工作之前,都跟病人說一聲,好讓他們安心

 

再臨床的經驗中,曾經有一位L太太震驚地表示:「 我真係好驚呀!佢乜嘢人都認唔到,就連我個樣都認唔到,仲發嗮啲話我哋困住佢喺度,唔畀佢走」

 

2.2 很少回應乃至沒有回應

  • 病人睡眠的時間開始轉多
  • 說話開始減少
  • 沒有什麼反應,只是張開眼睛定定的看
  • 進入昏迷或者半昏迷的狀態

 

親友可以做的事情

  • 持續在病人的身邊照顧他,表達你們對他的愛,直至最後的一刻

 

 

三、身體上的轉變及照顧上的需要

3.1 身體狀況漸漸下降,乃至停止進食和進水

  • 因為消化系統已經開始慢慢停止功能,已經不再需要固體或者流質的食物
  • 吞嚥已經變得困難,甚至無法進食
  • 一旦液體不再流通,腎臟就會衰竭,可能出現發燒的情況
  • 尿液開始變茶色
  • 腸也開始停止功能

 

親友可以做的事情

  • 避免強行餵食或餵水
  • 使用小棉棒,濕用嘴唇
  • 與醫護人員緊密聯繫,紓緩病人身體上的痛楚和不適,減低發燒的可能以及紓緩呼吸

 

3.2 失禁

肌肉的放鬆會導致遺尿或遺便。

 

親友可以做的事情

  • 與護理員緊密溝通,檢查病人是否有遺尿或遺便
  • 更換尿片,盡量讓所愛的人保持潔淨及舒適

 

 

3.3 皮膚的溫度及顏色的轉變

  • 血液循環的減弱,會導致皮膚外表變冷、潮呼呼的、蒼白或滑蠟狀的
  • 斑駁、斑點、紫色,可能在手腳出現
  • 嘴唇瘡白色、指甲藍色

 

親友可以做的事情

  • 用海綿清潔身體、輕擦額頭
  • 如果床鋪被單濕了,可以更換讓病人感到舒適
  • 額外的被鋪是不需要的,只會增加重量

 

 

3.4 有限的活動

身體會容易壓紅,因為皮膚開始變得脆弱,以及病人因為身體太弱而無法轉動

 

親友可以做的事情

  • 如果可以的話,相隔一至兩個小時,用枕頭協助病人轉動身體,確保他們在一個舒適的位置
  • 用軟膏按摩,以減低病人的身體不適,及增加血液循環

 

 

3.5 呼吸緊塞

出現呼吸梗塞的原因:

  • 咳嗽反射開始變得無效
  • 喉嚨的唾液及呼吸道支氣管分泌物開增加
  • 因為腫脹而導致呼吸道的收窄

 

親友可以做的事情

  • 輕輕的將頭抬高,好讓他們能夠更容易呼吸
  • 保持呼吸道潔淨,減低分泌物的匯集

 

 

3.6 不規律的呼吸

循環系統的減弱,可能導致以下的不規律呼吸:

  • 潮式呼吸模式: 漸強→漸弱→沒有呼吸→漸強→漸弱(反覆循環)
  • 死亡的浪鼓喘聲: 發出聲音的呼吸聲,是因為臨終病人無法清理他的喉嚨

 

親友可以做的事情

  • 將頭輕輕抬高,好讓病人更容易呼吸
  • 保持嘴唇濕潤和清潔
  • 與護士溝通是否需要藥物以穩定呼吸

 

 

3.7 感官開始變得遲鈍,但仍然能夠聽得懂說話

  • 對於痛楚的感覺開始減弱
  • 仍然感到被觸碰
  • 心愛的人雖然無法回應,但仍然能夠聽得到我們的說話
  • 視覺開始變得模糊

 

親友可以做的事情

  • 溫柔地觸碰你深愛的人,讓他們感受到你在身邊,陪伴和支持他
  • 寧養四部曲 (文章底部有延伸閱讀)

 

caregivers_palliativecare_guide_770px_rev1-1

延伸閱讀:

圖片來源:http://seasons.org

非傳統的醫學治療方法──「紓緩治療」與「寧養照顧」

一. 引言     

    大家對死亡有沒有什麼期望?有什麼期望?希望能夠「好死」,正如中國人所說的「老有所終」?律敦治醫院舒緩治療科楊偉芳護士表示,「紓緩治療」與「寧養照顧」的服務對象主要為癌症病人和其家屬。楊偉芳護士表示:「希望服務可以再拉遠一點,不一定是末期的癌症病人。但暫時仍以癌症病人為主要的服務對象。」癌症病人紓緩治療予以病人積極與全面的照顧,以控制病痛與不適。照顧病人心、身、社、靈各個層面。協助病人和家屬提高生活質素。 

 

 二. 「紓緩治療」與「寧養照顧」的名稱     

    紓緩治療(Palliative Care)和寧養照顧(Hospice Care),也有著細微的分別。 

 

Palliative care is aimed at anyone who has been diagnosed with a life- threatening illness. 

Hospice  care is mostly aimed at patient who have benn diagnosed with a terminal illness.

 

428e3ddfbf1bdd59d1eb3142971b01c0

 

三. 「紓緩治療」與「寧養照顧」的一些理念     

    肯定生命。認同死亡是自然過程。紓緩治療並不加長或延長死亡。支持病人,使他們在死亡之前有最好的品質生活。支持家屬,使他們在病人生病過程中及離逝後的悲傷期能作適當的調適。

 

  四. 治癒性治療與舒緩治療的關係      

    紓緩治療應該在何時開始?Thompion, K. 1999發表最新的理念,紓緩治療在整個治療過程中也是需要的。舒緩治療在癌症治療初期也是需要的,如可以協助病者減低面對病情的壓力和適應生活上的改變。     

    治癒性治療的焦點在於疾病;紓緩治療的焦點在於病人。治癒性治療的焦點在於清除疾病;紓緩治療的焦點在於使病人舒適。治癒性治療的目標在於延長生命,但過程中所起的副作用大;紓緩治療的目標是病人與家屬的生活品質,過程中所起的副作用小。  

 

五. 「紓緩治療」與「寧養照顧」的三個照顧層面     

    全人照顧:紓緩治療以病人為中心,非以病為中心。照顧病人心、身、社、靈各個層面,以達到完整的治療照顧。     

    全家照顧:不只是關心病人,也關懷病者家屬。如協助病人與家人之間的溝通、協助家人取得應得的社會資源和政府資助等等。     

    全程照顧:紓緩治療對末期病人照顧直到臨終,亦協助家人渡過整個哀傷期。 

 

 六. 香港寧養中心 Hong Kong Hospice Centre      

    服務宗旨:透過中心提供的醫療護理服務和多元化的治療活動,為腫瘤病者及其家屬,提供綜合身、心、社、靈的優質醫療全人照顧。     

    服務內容如下:     

    專科門診:病人除了可接受腫瘤科及紓緩科醫生的臨床診治外,本中心更有專科護士,為病者和家屬提供心理和徵狀護理及指導。     

    日間支援:為病人提供專業醫療和護理,以紓緩家屬在家照顧病人的壓力,並透過社交及康樂活動,提高生活質素。     

    復康治療:利用物理治療和職業治療,及多種輔助儀器來改善病人的活動能力。     

    家居探訪:護士透過家訪,為病人紓緩徵狀和疼痛,並提供心理支持,指導及協助家人照顧病人。     

    支援活動:教育家屬照顧病人的護理技巧,協助病人處理情緒困擾及紓緩壓力,透過參加中心活動與其他病友交流,彼此分享及支持。中心活動包括健康講座、心靈關懷、輔助治療(如SPA治療、音樂治療、按摩及氣功)和康樂治療等待。 

    善別輔導:提供個別或小組形式的善別輔導,協助陪伴喪親家屬走過哀傷路,重投新生活。     

    熱線查詢:專科護士與家居病者及家屬透過電話保持聯絡,提供資訊及護解答,給予即時的輔導和支援。     

    其他服務:義工服務、復康店和復康用具借用服務等等。

 

 

  七. 那裡可以提供「紓緩治療」與「寧養照顧」服務?     

    醫院、日間中心、護理安老院、家中等等。

 

全港寧養中心: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27-%e4%b8%8a%e5%8d%8811-53-24

 

全港寧養中心地址:http://www.hospicehome.hk/hospiceCenters.php

 

 

 八. 「紓緩治療」與「寧養照顧」團隊     

    包括醫生、護士、利用物理治療師、職業治療師、牧靈工作者、營養師、社會工作者、義工、家人等等。

 

 九. 如何有效地面對家人、自己的死亡?     

    把握時間,珍惜生命。坦誠地與家人討論死亡問題。以豁達、容讓的心談論及面對死亡,以致為自己作好心理準備。「你是重要的,因為你是你,你一直活到最後那一刻,仍然非常重要。我們會盡一切努力幫助你安詳逝去,但也盡一切努力令你活到最後一刻。」這是桑達斯醫生的說話,概括了紓緩治療的方向。

 

香港寧舍:http://www.hospicehome.hk

圖片來源:https://www.pinterest.com/pin/460704236865214300/

如果家人患了絕症,你將如何揭示? @ 寧養社會工作

〔如何揭示壞消息?〕

Step1:Start Carefully 〈小心謹慎地開始〉

    首先,我們要注意環境的控制。我們應在什麼地方把壞消息揭示出來?在病房?病房會否太多陌生人和環境不夠寧靜?在家中?家中那些地方較不安全?有沒有人在家中支援?此外,我們用什麼媒體來揭示?電話?文字?如果可以的話,面對面會比較好,因為可以當下了解、觀察和評估對方的反應、表情、動作和情緒。

    樂敦治醫院楊偉芳姑娘分享了一個事例。有一名醫生在電梯門口向病者揭示壞消息,病人聽到很憤怒。因為病人覺得醫生對自己的生死大事,看得不是一回事,覺得自己的生命得不到尊重。

 

Step2:Find out how much the person already knows 〈了解病者/家屬所知〉

    我們應以坦誠的態度與對方溝通。謹慎地聆聽。注意對方的感情表達,如面部表情和身體動作。我們以對方了解事件的程度,評估我們應該說些什麼。例如對方對事件全不知情,我們應否一下子把壞消息完全揭示出來呢?

另一方面,我們亦要了解自己的情況。我們的角色是什麼,影響著透露的程度。例如病者是自己的親人,要觀察自己有什麼情緒,是否有能力把事情處理好。當我們不是專業的醫護人員,我們就需要醫護人員的支援,作專業的講解。我們亦要對處理的案件有深入的了解,才能作出回應。

 

Step3:Find out how much the person wants to know 〈了解病者/家屬期望所知〉

    我們應先約見病者的家人,問問家屬想我們說什麼,不想我們說什麼。了解他們的態度和看法。楊姑娘認為要解釋給家屬知道,病者是有知情權的。把好處和壞處都分析給他們知道。楊姑娘的經驗是,一般的老人家本身預計了自己老年多病,只是怕病患和治療過程帶來痛苦。

    楊姑娘分析了一個事例。有一位病人不願意知道自己有病。在醫生告訴自己有病後,表現得很憤怒,罵醫生好殘忍,應該要慢慢地把事情揭示出來。可見醫生技巧不足,沒有測試病人究竟想不想知道事實。
楊姑娘說接受她們服務的人,要接受他們的大原則:病人想知道病情,就要告訴他。有些病得想知道病情,因為半知半解,「估下估下」好辛苦。當知道病情後,整個人都輕鬆了,知道日後的路怎樣走。

 

Step4:Share the information 〈資訊分享〉

    我們應從對方的角度看。例如長輩有病,子女應怎樣講?我們可傾談他渴望的東西。所謂他所渴望的,如自己根本沒病,雖是假,但我們都不應去肯定或否定,這可已涉及道德的問題。我們應留意對方的反應,接納程度和定期澄清資料。如「我頭先講個d,你明唔明,是否需要補充。」注意是否與對方同步。

    此外,我們要聆聽他關心的是什麼。楊姑娘指出,一般的病者都想對自己凡病,有多一點的了解。例如病會否傳染、會否影響自己的生活、治療過程是否辛苦等等。

 

Step5:Respond to the person’s  feeling 〈回應他的反應/感受〉

    我們應確認及肯定他的反應,讓他感到我們是明白他,是與他同行的。真誠是非常重要。我們應讓他說、讓他發洩,不是自己不斷的說。

 

Step6:Plan for the future and follow through 〈未來計劃〉

楊姑娘的技巧分享

    面對一些不願知道實情的病人,可避開一些敏感的字眼,如「絕症」、「癌」,可以說成「有個瘤拿不走」、「有些陰影拿不走」。生死大事,不可草草地說出來。要認真,表現尊重對方的生命,因病者最怕別人放棄自己。我們要給他希望,使他自我振作,愛自己。

 

 

〔協助病者的四個重要範疇〕

 

Physical (身體)

    滿足病人身體的需要,讓他們在餘下的日子過得好一點。例如一些行動不便的病者,不能靠自己轉床,我們應幫助他,以免背部生出肉蒼。
楊姑娘分享了她的經驗。病者的妻致電求助,說丈夫便秘,不知如何是好。楊姑娘到她家中,沒帶口罩,徒手為病者通便。病者舒服多了。而妻子亦被楊姑娘的勇氣和無私的心感動了。妻子說:「為什麼一個陌生的人也可能這樣做,身為妻子的我卻做不到?」

 

Psychological (心理)

    病者是有「自主權利」的,協助他過想過的生活。我們的陪伴、聆聽,在生活上的貫穿支持,有助病人在心理上得到平安。

 

Social (社會)

    支持人與人之間的關懷,及加強社會互動。如維持社交、參與有興趣活動。適當的社交,使病者與社會保持連繫,不致脫節。讓他知道並沒有被社會拋棄。

 

Spiritual (靈性)

    探討何種事情對他有意義、意思或關連。例如問問他抱有什麼希望、有什麼快樂的回憶。痛苦,則讓他知道有我們與他同行。

 

 

〔臨終計劃〕

    病者有什麼未完成的事;未講完的說話;不捨得的人與物;解除過往生活中的衝突;未完成的心願。此外,有一些實務是我們要留意的。如相片,可先為自己拍一輯美麗快樂之照片,以作喪禮、墓照之用。生平經歷的一冊子,有些子女為父母製作紀念小冊子時,才發現對父母了解不多,預先準備,可減輕負擔。

 

注:贐明會〈離逝衰傷講座:當家人病重了〉筆錄整理成文章

台灣九成無法進食的末期病患會被放上鼻胃管,歐美卻大多拒絕,為什麼? @ 轉載自 The News Lens (原文來自:安寧緩和專科醫師 朱為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是一個「民以食為天」的地方,所以幾乎有九成的無法進食的病患都會被放上鼻胃管,反觀歐美,則是有接近九成的病人都不會選擇鼻胃管,為什麼?

文:朱為民(安寧緩和專科醫師)

儘管「安寧緩和條例」對於非癌症的末期病人已經適用了一段時間,但是對於病人、家屬和醫師來說,挑戰仍然非常大。最近常常想起,約一年前在台中照顧的一個病人— — 余爺爺。

 

余爺爺的洗腎生活

余爺爺是一個88歲的慢性腎衰竭病人,已經洗腎洗了10年了。剛開始洗,那時體力還不錯,每周三次固定到台中市的某洗腎中心報到,就可以維持著不錯的生活品質。但是好景不常,從大約四年前開始,余爺爺的體力每況愈下,從可以自己走,到拿拐杖,到坐輪椅,到只能躺在床上,不過二年多的光景。同時,余爺爺也被醫師診斷失智症,到後期已經不太能說出流暢的句子,只能說出一些單詞:「好」、「吃飯」、「肚子餓」。

到了最近半年,狀況更是愈來愈嚴重。因為都躺床上,家人不太了解照顧技巧,所以余爺爺的尾骶骨出現了褥瘡,常常流血。因為失智症的症狀,爺爺晚上常常大喊大叫,使得照顧他的兒子和外傭疲於奔命。因為進食量愈來愈少,身形整個消瘦下來,以至於洗腎的時候常常會掉血壓,也讓洗腎室的醫護人員很傷腦筋。

 

有一天,洗腎室郭醫師和爺爺五十多歲的兒子說:「爺爺這樣下去生活品質真的不好,有沒有考慮停止洗腎?還是我們請安寧的醫師來評估一下?」

於是,我第一次看見余爺爺,是在洗腎室裡。他正在接受洗腎治療,我走到病床前,看見一個幾乎是快要皮包骨,瘦弱的老人,蜷曲在病床上,洗腎機發出咿咿的聲音。

我跟兒子自我介紹,說明來意,本來想說可能是一個困難的溝通情境,沒有想到兒子出乎意料地表達善意:「醫師,我也知道爸爸很辛苦,但是這樣就不洗我也很放不下,我們先減少洗腎次數好不好?」

我同意這樣的做法,給他們一點時間。於是便達成共識:洗腎由原來的三次改成二次。後來,爺爺也住進了安寧病房。

只是,他真的吃東西愈吃愈少。有一天查房時,他兒子說:「醫師,我們幫爸爸放鼻胃管好不好?他真的吃很少,我很擔心。」於是,我走到病床前,握著余爺爺的手,問他:

「爺爺,你都沒有吃東西,我們在鼻子放一條管子給你喝牛奶好不好?」爺爺搖搖頭。

看到爸爸搖頭,他兒子趕緊衝過來跟老爸說;「爸!你都沒有吃耶!這樣怎麼會有體力?放個管子,好不好?」他說服了好久,令人驚訝的是,爺爺後來點頭了。

於是我們幫爺爺插上了鼻胃管。

隔天,我又去查房,發現爺爺的鼻胃管不見了,我趕緊問:「怎麼了?」

護理師才說:「爺爺半夜一直拔管子,在清晨時還是不小心被他得手了。」

兒子在旁邊很自責的樣子,說:「唉!都是我不好,上個廁所,管子就被他拔掉了!」

我拍拍他肩膀,安慰他:「沒關係,爸爸不喜歡,我們就不要勉強,可以試著從嘴巴吃一點布丁類的食物,比較好吞。」他點點頭。

 

離別

約莫一個禮拜之後,爺爺血壓愈來愈低了。我跟他兒子說:「這樣下去洗腎也沒有什麼幫助了,我們就洗到這裡,好嗎?」他點點頭,流下淚來,哭著說:「唉!我也知道會有這一天!」然後,又給爺爺吃了一口布丁,爺爺張著眼睛很大,眼神空洞地看著他兒子。

又過了一周,爺爺的呼吸開始變得很喘,使用了嗎啡才稍微好些,到這時,爺爺完全無法再進食任何東西了。我跟護理師點點頭,彼此都知道,爺爺即將要離開了,沒想到,他的兒子說了一句讓我們很驚訝的話:

「醫師,幫爸爸放鼻胃管好不好,我真的很怕他會這樣餓死……」說完,二行眼淚就這樣留下來。

我拍拍他的肩膀,跟他說:「這真的很難吧!」他愈哭愈厲害,只好轉身到病房外面走廊。

過了沒多久,他回來了,他走到爸爸身邊問他說:「爸!你都沒有吃,我們再放個管子,好不好?」爺爺沒有表示,沒力氣了。儘管我們試圖同理兒子的心情,也說了很多關於現在的狀況不適合再放鼻胃管的理由,他仍然堅持要幫爸爸放鼻胃管。

放了鼻胃管之後,爺爺就開始掙扎,但是他沒有力氣把管子拔掉了,只好不停扭動頭部。過了二小時,兒子請我們把管子拔掉。

隔天,爺爺過世了。

 

鼻胃管的迷思

台灣是一個「民以食為天」的地方,所以幾乎有九成的無法進食的病患都會被放上鼻胃管,反觀歐美,則是有接近九成的病人都不會選擇鼻胃管,為什麼?可能是因為很多人有以下的迷思:

 

迷思一、一定是因為營養不好,沒有體力,病才不會好!

這是非常常見的觀念,然而,對於末期病人而言,他們體力的衰弱往往都來自於本身的疾病逐漸惡化,如癌症、糖尿病、腎衰竭等等。再多的營養進去,其實身體也無法吸收。甚至反而太多營養和水分會造成身體多餘的負擔,產生全身水腫、腹水等等,使得病患更不舒服。

 

迷思二、沒有放鼻胃管,病人會因為沒有進食提早走掉

國外的研究已經有證實,有沒有放置鼻胃管和生命的長短其實沒有必然的關係,反而我們應該更注重的是病人自己的選擇和生活的品質。

 

迷思三、鼻胃管是除了經口進食以外最好的營養給予方式

還有另一種更不會讓病患感到不舒服的方式:胃造口,也是在胃部置放一條管子直接灌食,這個方式不僅會比較舒適,同時在照顧上也比較方便,但是因為一般民眾仍覺得這樣的方法比較具侵入性,所以通常抱持著排斥的態度。

其實,鼻胃管是一個很棒的發明,讓暫時無法由口進食的病人(如外科病人)能夠短暫地借助管子持續得到營養。畢竟,由腸胃道吸收營養,依然是比較優先的選擇。只是很多時候,它可能被濫用了。

更重要的,是每個人都應該在健康的時候,想一想當我們有一天無法經口進食時,我們是不是想要那條管子?也許有的人希望持續進食,而有的人不喜歡那樣的管子,都沒有關係。重要的是我們要把我們的選擇告訴我們的家人,以免到那一天來臨,我們接受的醫療不是自己想要的。

余爺爺過世那天,他的兒子辦完手續,準備離開醫院之前,特地到安寧病房來,跟我們醫護團隊一鞠躬,說:「謝謝你們。」他的頭好低、好低……。面對至親離別的哀傷與糾結,是我們無論如何都無法完全體會的吧。

看著他轉身離開的背影,我的視線微微模糊起來。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文章來源: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53004

原文來源:http://weiminchu.blogspot.hk/2016/10/blog-post_25.html

圖片來源:http://www.commonhealth.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nid=68584

澳洲婦以亡夫遺物重編圍巾 香港引入創新服務助家人走出傷痛 @ 轉載香港01

撰文: 何潔泓
發佈日期: 2016-12-06 17:47
最後更新日期: 2016-12-06 20:27
  • 親友離去,家人在執拾遺物時往往感到懊惱,一方面想保留物件紀念親人,卻又害怕睹物思人而想丟棄。70歲的澳洲婦人 Mary Burgess 以創新的「遺物重塑法」,把丈夫的舊衣撕成布碎,重新編織成各種物品如圍巾,透過重塑過程轉化哀傷,讓生者善於別離。

  • 有機構把治癒方式引入香港,轉化為「重織愛、念、情」善別輔導,為期一年的計劃預期將協助20名喪親者處理遺物,走出傷痛。

  • 攝:何潔泓

 

4f6672f8914403c3752a598c72f76010

Mary Burgess 把逝夫的舊衣服與床單重新編織成圍巾,每當她披上圍巾都感到很溫暖。

舊衣床單重編圍巾 披在身上感溫暖

自創善別方式的 Mary Burgess 拿出一條紅綠相間的圍巾,笑着把它繞在身上。9年前,Mary 丈夫去世,她一直未有丟掉遺物。數年後的某天,她忽發奇想,挑選丈夫生前最喜歡的6件衣物與床單,撕爛成布碎,再結合重新編織成一條圍巾,三個月的製作過程讓她從失去變得完滿。現在Mary時常把圍巾帶在身邊,她形容每當披上如同感到丈夫存在,覺得「很溫暖、很有安全感」。

4年前,Mary 在澳洲成立 Woven Memories,透過重塑遺物與其他人一起走出傷痛。她回憶,曾經有位少女懷孕喪父,對於父親看不見孫兒出生而情緒低落,Mary和她見面後,二人決定把她父親的衣服改造成嬰兒被,作為孫子的禮物。少女參與了整個過程,才沒那麼遺憾。後來Mary在少女口中得知,孫子與那張被有種連繫的感覺,只要蓋上它就能安睡。

 

a62207750f7a5cff81c0e1eeb1990024

左邊為Woven Memories在澳洲的工作室,右邊是生者挑選出的親人遺物。(照片來自Woven Memories網站)

 

bf22a34d93db4e25f7a6cc67d230f5f2

經過草圖設計後,布料便開始進入編織過程。(照片來自Woven Memories網站)

 

香港引入創新服務 為期一年呼籲市民參與

據衛生署數字,現時香港每年有四萬多人離世。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與東華三院合作,引入這項善別輔導,進行為期一年的計劃。計劃由本年十月開展,至今有7位喪親者參與,尚有13個名額開放予公眾報名。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周燕雯呼籲面對親人衣物感到矛盾的市民參與計劃,選取逝者的衣物作為材料,與社工及藝術工作者一同設計新織物。

周燕雯解釋撕破遺物的程序,能把失去逝者的負面情緒具體呈現,有助喪親者抒發情感。她補充說:「近代哀悼理論提及「持續性相連」(Continuing Bond)的重要。透過物件與逝去者保持相連感,能有正面效果,幫助他們重新定義與逝者的關係。」

 

16d62cbdac00dc56f9ad0150eb7f2bd8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與東華三院合作,引入這項善別輔導,進行為期一年的計劃。

 

逝者舊衣編織新物 送下一代作禮物

何女士的父親於八月底離世,她對於自己工作繁忙未能照顧父親感到自責,一直放不低這件心事。參加計劃後,社工問她:「如果你日後在天堂重遇父親,他會跟你說什麼?」何女士回話:「我猜,他應該會說,傻女,我現在過得幾好。」於是,何女士帶來父親的衣物,參與了撕破與再造的過程,在義工的協助下,編織成一個咕𠱸。表面由兩塊彩布掩蓋,翻開布料,入面寫上「我很好」三個字。

另一名參與者張女士在十月經歷喪母後心情低落,她憶起兒時媽媽經常編織冷衫、冷帽與冷襪給子女。子女長大後衣物不再合穿,媽媽便拆掉毛線,繞成幾十個毛球,一直保存至今。張女士思前想後,決定重整冷球,織成一張百家被留給兒子,以懷念母親對兒女的愛護。她回憶媽媽離世前,曾答應與她共同編織毛衣,可惜手術後失智,忘記了舊日技能,直至離世都無法編織。她說:「我要承傳媽媽教我的編織方法,作為對她的懷念。」

 

6ea143326b6664cd05c1938c7d45d7c4

參加者把遺物編織成一個咕𠱸,由兩塊彩布掩蓋,翻開彩布,入面寫上「我很好」三個字。

 

a2fddea5dd11ec0fca14b132c21137ee

參加者把遺物再造成相簿套、小布袋和咕𠱸。

 

865873be921547ed1853402f4e4b62d8

周燕雯形容撕破遺物再重新編織的過程,能把失去逝者的負面情緒具體呈現,有助喪親者抒發情感。(照片來自Woven Memories網站)

 

 

 

文章來源:http://www.hk01.com/社區/58376/澳洲婦以亡夫遺物重編圍巾-香港引入創新服務助家人走出傷痛

圖片來源:

http://www.hk01.com/社區/58376/澳洲婦以亡夫遺物重編圍巾-香港引入創新服務助家人走出傷痛#&gid=1&pid=1

http://www.hk01.com/社區/58376/澳洲婦以亡夫遺物重編圍巾-香港引入創新服務助家人走出傷痛#&gid=1&pid=2

http://www.hk01.com/社區/58376/澳洲婦以亡夫遺物重編圍巾-香港引入創新服務助家人走出傷痛#&gid=1&pid=3

http://www.hk01.com/社區/58376/澳洲婦以亡夫遺物重編圍巾-香港引入創新服務助家人走出傷痛#&gid=1&pid=4

http://www.hk01.com/社區/58376/澳洲婦以亡夫遺物重編圍巾-香港引入創新服務助家人走出傷痛#&gid=1&pid=5

http://www.hk01.com/社區/58376/澳洲婦以亡夫遺物重編圍巾-香港引入創新服務助家人走出傷痛#&gid=1&pid=6

http://www.hk01.com/社區/58376/澳洲婦以亡夫遺物重編圍巾-香港引入創新服務助家人走出傷痛#&gid=1&pid=7

http://www.hk01.com/社區/58376/澳洲婦以亡夫遺物重編圍巾-香港引入創新服務助家人走出傷痛#&gid=1&pid=8

電影《最美的安排》 死亡、時間與愛的辯證 @ 轉載自天下雜誌

 
作者:彭子珊   

如果你看膩了聖誕節檔期的浪漫電影,今年不如換個口味,試試眾星雲集,溫暖療癒的《最美的安排》。

劇情描述紐約廣告公司主管霍華(威爾史密斯飾演),始終無法走出喪親之痛。霍華的三位好友(愛德華諾頓、凱特溫絲蕾、麥可潘納飾)用盡全力,始終無法讓他走出孤立。

意志消沉的霍華,在絕望中寫信給「死亡」、「時間」和「愛」,試著尋找生命的解答。

 

CB09078.dng

如果有一天,當「死亡」、「時間」與「愛」找上門,你會想對他們說什麼?(華納兄弟提供)

 

他沒有想到,「死亡」(海倫米蘭飾)、「時間」(雅各拉提摩飾)、「愛」(綺拉奈特莉飾)真的出現在他面前「回信」,逼著他重新思考困境,重拾人生。

在曾經飾演英國女皇的金獎影后海倫米蘭優雅詮釋下,死亡不再黑暗,而是充滿生氣。綺拉奈特莉演出了愛的感性豐富,雅各拉提摩則是呈現時間的流動難料。

三者相互呼應,與威爾史密斯深沉悲傷的演技來回激盪,成為本片一大看點。

 

CB29350.dng

海倫米勒(右)飾演的「死亡」,與威爾史密斯(左)間的對白,發人深省。(華納兄弟提供)

 

導演大衛法蘭科,曾以《穿著Prada的惡魔》創下票房佳績。這次,他再度以紐約的聖誕節街景,配上引人深思的角色對白,成功營造出色彩繽紛的療傷之作。

世事難料,光明、黑暗都是讓人生趣味富足的必備佐料。最美的安排不是諸事順遂,而是無論走在高山低谷,都能不被擊倒,自在悠遊。(責任編輯:李郁欣)

 

文章來源: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9992

圖片來源: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9992

 

 

末期病人打麻雀忘記痛楚

如果要講康樂治療,又怎麼可以不提及我們的國粹——「打麻雀」呢? 在香港已經有大學對「麻雀治療」進行研究,我們會在文章的末端,貼上香港嶺南大學亞太老年研究中心所出版的「麻雀治療實務手冊」之連結,以方便大家參考。

 

臨床上的觀察

打麻雀忘痛

有一位晚期肺癌症的YYL婆婆,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使她常常感到痛楚。當她感到痛楚的時候 ,就什麼心情也沒有了。但唯一能刺激起她興趣的事情,就是打麻雀。陪人姐姐跟我們說:「YYL婆婆成日講話我要去阿峰嗰度打麻雀呀!今日有冇麻雀打呀?」YYL婆婆打麻雀的時候,連續打了兩小時也沒有喊過一句痛,完全忘記了身上的痛楚,而且有說有笑:「阿峰仔啊你識唔識打㗎~」因為我成日大相公,攞多左隻牌都唔知。

義工與麻雀耍樂活動

義工參與打麻雀活動

打麻雀最掃興的就是「三缺一」,又或者廣東話所講嘅唔夠腳,在這個時候義工們就發揮他們重要的角色,我們稱之為「專業戥腳」打麻雀,所謂的「專業」,最厲害的地方就是專業「鬆章」,要不知不覺間、不經意地鬆牌給院友食糊,真係少啲技巧都唔得㗎。

有趣分享

有趣的回憶

有一次開枱打麻雀的時候,發現副麻雀少咗兩隻牌,我們就攤開所有牌來點數,一個負責數萬子、一個番子、一個筒子、一個索子,最後發現原來冇咗兩隻筒子。
“ 呢一副真係老千麻雀嚟!” 一位末期病人笑著說。
“ 唔怪得我,食唔到糊啦~”另一位說著。
“哈哈,咁以後打呢副麻雀就千期唔好做筒子喇”
“好! 呢副麻雀嘅秘密得我哋四個人知㗎咋”

廣東麻雀的有趣術語

麻雀腳:指一起打麻將的人

三缺一:指麻將要揍足四人才成,缺少一人便不能成局,所以叫三缺一

爭咁隻腳:指欠一人,即三缺一

叫糊:差一隻牌便糊牌

食糊:又叫糊牌,即在此局勝出

食詐糊:指糊牌後所翻出的牌其實並沒有勝出,只是擺了烏龍

食對碰:指糊牌時所要的牌和自己的一對組成一坎

食自摸:指由自己摸入的牌而食糊

食單吊:指糊牌時所要的牌和自己的牌組成一對眼

食絕將:指糊牌時所要的牌是這將牌的最後一隻

食打出:指食出由其中一方打出牌

食卡窿:指糊牌時所要的牌是一組牌正中的一隻

食偏張:指糊牌時所要的牌是一組牌頭或尾其中一隻

出衝:指打出的牌讓人食糊

截糊:指兩三家同叫一隻牌,但給上家或對家食出,只有下家不能截糊

大相公:指多取一隻牌,按例不可叫糊

小相公:指少取一隻牌,按例不可叫糊

做牌:即做大牌

棄糊:指爲了不輸牌而放棄叫糊

扣牌:指估計到家需要的牌,便扣起不打出

拆牌:在做牌或棄糊時,把自己所持的對牌、坎牌或黐牌拆開打出

誅上家:指跟著上家打其不要的牌

誅下家:指打下家不要的牌

睇下家:指留意下家出的牌

避上家:避免和上家做同一種牌

頂上家:和上家做同一種牌

 

「麻雀治療實務手冊」:http://commons.ln.edu.hk/apias_guide/1/

參考資料:http://rg.ipm.edu.mo/web/guest/gamepedia/-/wiki/Main/麻雀用語

圖片來源:http://newsstatic.rthk.hk/images/mfile_1211931_1_L_20150917135514.jpg

社區資源  香港防癌會義工服務:https://www.hkacs.org.hk/tc/medicalnews.php?id=104

童讀好書:生死教育繪本 幽默驅走恐懼 (轉載自明報)

【明報專訊】對於活蹦亂跳的孩子來說,死亡似乎是件遙遠又深奧的事,但其實死亡總有一天會在身邊發生,見到路邊死去的小鳥,或者年邁的祖輩患病,孩子都會接觸到生死的話題。既然難以迴避,不如打開繪本,上一堂生死教育課,扭轉他們對死亡的恐懼,以正面積極的態度,看待人生必經的生老病死。

 

要跟孩子談生死,相信不少家長都會卻步,擔心嚇怕幼小的心靈,引發負面情緒。但獨立記者蘇美智認為,避而不談無助驅走恐懼,反而要及早為孩子做好心理準備,「趁死亡還未來到前,打一支防疫針,引導孩子以坦然的態度去面對生死,好過發生後才急着開導他們」。

 

代入繪本 學會釋懷

蘇美智以繪本為媒介,跟兩名孩子探討這難以啟齒的課題。她一向有親子共讀的習慣,從不迴避以生死為主題的圖書,到了孩子分別4歲和7歲時,爺爺確認患有末期癌症,蘇美智便和他們一起讀《曾曾祖父106歲》,「故事講述曾曾祖父身體虛弱,小主角對於這個變化感到好奇,奶奶告訴他,曾曾祖父已走過106年的生命,覺得很累,是時候回到天家,神明會跟他講『辛苦你了』」。書中以平淡溫和的筆調解釋死亡,孩子聽完故事,對爺爺患病的事也稍為釋懷。

 

輕鬆談死亡 與幽靈探險去

別以為談到死亡的故事,一定風格沉重,有繪本以幽默輕鬆的角度入手,讀起來充滿樂趣。《跟爺爺說再見》就將祖輩的離世,化成一個探險故事﹕小男孩的爺爺因心臟衰竭突然去世,卻出現在孫子面前,原來人在世時有事情忘了做,便會變成幽靈,留在人間,於是兩爺孫四處去,找尋爺爺未了的心願,「讀這本書時,基本上可以當成歷險故事,但小朋友又能明白,一個人即使過世,親情也不會消失」。

 

留意孩子情緒反應

閱讀有關生死的繪本時,每個小朋友的感受都不一樣,蘇美智建議,若孩子出現焦慮丶傷感等情緒反應,甚至不能自制地哭泣,家長第一時間可以給予擁抱。如果孩子因擔心至親離開而哭,家長可向他們解釋,雖然死亡難以預知,但年輕父母突然去世的事不常發生,而且爸媽對子女的愛能穿越死亡。

 

活潑指南 多角度了解

事實上,小朋友對生死有很多疑問,坦率談論才能消除誤解。《恐龍上天堂﹕了解與面對死亡的最佳指南》中的小恐龍,就提出許多問題﹕為什麼人會死丶死後的世界是怎樣丶親人離世會有什麼感覺……再列出不同人士的觀點,「例如書中提到,一個人去世後,有人相信他會上天堂,也有人說會活在別人的回憶中。這本書不是故事形式,而是一本活潑的指南,讓孩子能從宗教丶生活等多種角度,增加對死亡的認知」。

除了讓孩子了解如何面對死亡外,家長更加可藉生死教育,鼓勵他們珍惜與家人、朋友的關係。蘇美智推介的《我永遠愛你》,講述小男孩陪伴小狗阿雅老去的過程,他每晚都會跟阿雅說一句「我永遠愛你」,最後阿雅走到生命盡頭,小男孩因為自己早已向牠表達愛意,而能不帶遺憾地告別,「愛要說出口,看似是老生常談,但原來是處理生離死別時的重要一環」。

 

■好書推介

 

◆《曾曾祖父106歲》

作者:松田素子

繪者:菅野由貴子

譯者:林文茜

出版社:小魯文化

 

◆《跟爺爺說再見》

作者:金.富茲.阿肯森

繪者:伊娃.愛瑞克森

譯者:巨河文化

出版社:巨河文化

 

◆《恐龍上天堂:了解與面對死亡的最佳指南》

作者丶繪圖:蘿瑞.克拉斯尼.布朗、馬可.布朗

譯者:遠流小小科學館

出版社:遠流

 

◆《我永遠愛你》

作者、繪者:漢思.威爾罕

譯者:趙映雪

出版社:上誼文化

 

■延伸閱讀

作者、繪者﹕彼德.許守

譯者﹕林美琪

出版社﹕小魯文化

 

◆《怎麼會這樣??!艾維斯的故事》

小女孩失去了心愛的小鳥艾維斯,心中充滿憤怒,每去一個地方都大喊「怎麼會這樣」,直至向朋友傾訴,她才哭了出來,抒發心中的傷痛,之後她和朋友一起,為艾維斯辦了一個喪禮。這本書教導孩子如何面對死亡的失落,學習處理隨之而來的情緒。

 

◆《當鴨子遇見死神》

鴨子發現死神在牠身邊,但不是要奪走牠的生命,而是像朋友一樣,陪鴨子去覓食、爬樹。直至一個下雪天,鴨子被凍僵了,離開了世界,死神才把鴨子放在河上漂走。書中以寓言方式,帶出死亡一直在身邊,但並不可怕的信息。

作者、繪圖﹕沃夫.艾卜赫

譯者﹕侯淑玲

出版社﹕大穎文化

 

◆《精采過一生》

故事中主角跟爺爺奶奶一起,回顧他們的一生,原來他們年輕時做過很多刺激的事,年老後仍不停冒險。雖然人都抗拒年老、死亡,但只要在不同的人生階段,盡情學習和享受人生,就沒有遺憾。到最後,他們一同想像死後的世界,以幽默的方式應對生死。

作者、繪者﹕芭貝.柯爾

譯者﹕黃迺毓

出版社﹕三之三

 

文章來源: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510/s00005/1462816440811

圖片來源: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510/s00005/146281644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