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巴尼》 #生死教育繪本 (資料來源:東方出版社)

想念巴尼
譯者:劉清彥
出版日期:2005-09-01
書系:繪本 > 繪本精選
ISBN:978-957-570-792-7
裝訂:精裝
版本:注音版
適讀年齡:3–5歲(親子共讀)
【內容簡介】
小男孩的貓咪巴尼死了,他很難過,吃不下飯也睡不著覺。他的媽媽讓他回想一下十件有關巴尼的好事,好在隔天的葬禮上告訴大家。他想了九件好事,卻一直不知道第十件是什麼。爸爸拿了一些小種子要種,他說,所有埋進土裡的東西都會起變化,直到它們成了土壤的一部分。這時,小男孩終於想到巴尼的第十件好事了,因為巴尼會變成土壤的營養,幫助花草樹木成長、茁壯。
【目錄書摘】
我不喜歡巴尼死掉….我好愛巴尼,我好想念巴尼,我想知道巴尼現在過得好不好?安妮說巴尼現在和很多貓貓、還有天使一起在天堂喝牛奶、吃鮪魚罐頭。我說巴尼住在泥土裡,幫助花朵成長。你知道嗎?對貓咪來說,那是個很棒的工作呢。
【導讀/ 序】

 兒童文學工作者 劉清彥導讀 ~ 死亡的真相和意義
  一九三八年,美國知名的童書作家、也是《當下故事》(now and here story)創作暢導人瑪格麗特.懷茲.布朗(Margaret Wise Brown)女士,以一群在林間嬉戲的小孩發現一隻死去的小鳥為故事主軸,創作了一本樸素卻動人的圖畫書《The Dead Bird》,她藉由這個故事帶領小孩直視生命結束的樣貌,並且學習如何送別死去的生命個體。這本小書出版後,在仍是童話故事當道的時代,除了引發一陣討論的騷動外,也不斷盪漾餘波,激發往後的創作者以各種不同的故事形態和內容,引領小孩認識和思考死亡的真相與意義,也為有相同經驗的小孩受困的情感尋覓出路,尤其是透過貼近小孩生活和情感經驗的寵物死亡事件來搭建其間的理解橋樑。這本一九七一年在美國出版的《想念巴尼》,便是其中深具代表性的作品。

故事一開始,作者便刻意將死去的貓隱藏起來,經由小男孩第一人稱敘述,直接進入他悲痛的情緒。從他不想看電視(小孩對電視向來是有相當的依賴性),也不想吃自己喜歡的食物,可以清楚感受到失去心愛的貓咪對他而言是極不尋常的災難。接著,故事情節一方面循著這類主題的傳統軸線鋪陳:父母帶著小男孩一起送別和埋葬貓咪;另一方面透過母親鼓勵他回想和貓咪巴尼有關的十件好事,喚起存留在小男孩腦海中對巴尼的美好記憶,也在拼湊回憶的過程中得到安慰。

接著,小男孩和鄰居小女孩對巴尼死後的歸處,有一段充滿童稚純真思維的對談。這是大多數小孩面對死亡情境時心中最大的恐懼,也是普遍存在於他們心中的疑問:「生命結束後會去哪裡?」作者雖然沒有給明確的答案,卻提供心靈與務實的思考線索和方向,小孩在思考和觀察中形成自己的信念和想法,也使疑惑不安的心更篤定踏實。

故事最後,父親一邊帶著小男孩在花園裡種花,一邊和他討論生命形態的改變,幫助他明白死亡只是有形軀體的消失,生命還會以另一種方式繼續延續,就像死去的貓雖然埋在土裡,依然能在小男孩心中保有清晰的影像和暖暖的溫度,也會漸漸變成花朵成長的養份。父親強調:「對貓來說,那是個很棒的工作。」的確,工作對小孩來說是個強有力的概念,因為那正是父母離家外出、辛苦營生的重要原因。這樣的詮譯使小孩更容易認同貓的生命無論存在或死去,都同樣具有意義和價值。

這本書的圖文搭檔都是美國非常著名的童書創作者,掌舵文字的茱蒂.威爾斯特是極關切家庭與兒童的詩人作家,她常常將自己和小孩的實際生活經驗和面臨的問題,用饒富詩意、慧黠又風格獨特的文字,轉化為活潑有趣、動人心弦和充滿自省能力的故事。她最有名的作品便是將自己小兒子所遇見的連串倒楣事蹟搬上書頁的《亞歷山大故事集》,它真實反應了小孩的處境,因而產生極大的共鳴。繪圖的艾瑞克.布雷格德擅長扮演文字伴奏者的角色,他利用沾水筆,細細刻劃故事蕭瑟的秋天場景和呈現角色的深沉情感,時而淡淡哀傷,時而俏皮風趣,忠實反應了作者營造的氛圍。從夕陽下大人小孩並排依偎的封面啟幕,到小貓輕快離去的封底閉幕,都是以背影來呈現不同的情緒轉折,使小讀者在和故事中的角色一同經歷死別的悲傷後,可以懷抱著對生命充滿積極正面的希望合上書頁。

寵物死亡常常是小孩第一次被迫必須面對的生死衝擊,他們往往視寵物如家人,因此內心的傷痛絕不亞於失去至親,他們必須學習面對永久的失去和悲傷的情緒,對那些才要開始認識真實人生的小孩來說,這既是生命中無法迴避的重要課題,也是需要受到大人重視並陪伴共度的難關,唯有如此,他們才能從當中漸漸領悟生命的意義和價值,懂得珍惜生命。

《豬奶奶說再見》 #生死教育繪本 (資料來源:東方出版社)

豬奶奶說再見
譯者:柯倩華
出版日期:2006-06-01
書系:繪本 > 繪本精選
ISBN:978-957-570-819-1
裝訂:精裝
版本:注音版
適讀年齡:3–5歲(親子共讀)
【內容簡介】
豬奶奶和孫女豬小姐住在一起好多年。她們彼此作伴,一起分擔家務。有一天早上,豬奶奶卻沒有像平常一樣起床吃早餐。豬小姐非常擔心。
第二天,豬奶奶勉強下了床,撐著虛弱的身子到圖書館還書,終止銀行的戶頭,還結清了各種帳目,並且將剩餘的錢塞給豬小姐,要她謹慎使用。豬小姐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不禁想哭。
在豬奶奶的提議下,豬小姐陪著奶奶出門散步,祖孫倆用心觀察樹啊、光啊、雲啊、天空和水面上的倒影,甚至試著傾聽、嗅聞、品嘗週遭的事事物物。
晚上,在豬小姐的提議下,豬奶奶躺在床上欣賞豬小姐的大提琴演奏,並且讓豬小姐睡在自己身邊,讓孫女擁著自己入睡,直到天亮。
【導讀/ 序】
跟世界說晚安

導讀/柯倩華〈兒童文學工作者〉

園子裡花開了,是春天﹔窗外綠樹變黃了,是秋天。金黃的葉片在秋日餘暉下發光,雨後的土地散發溫熱的濕氣。這些是大自然的法則,我們理所當然接受「萬物皆有定時」的自然變化。但是,對於人的自然變化──衰老和死亡,我們充滿不捨與不願。關係親密的親人、朋友或寵物離開我們時,彷彿自己也被硬生生撕裂了去,痛楚無法言喻。我們從此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裡。
「死亡」和「分離」是童書裡較敏感且較難處理的主題,澳洲最有才華及多產的作家之一瑪格麗特.威爾德則是此中高手。她於一九四八年出生於南非,曾做過報社新聞記者,廣泛接觸人生議題,為日後寫作題材的廣度和深度奠定基礎。她於一九七三年移民澳洲完成大學教育,一九八○年定居雪梨後開始從事兒童文學創作。她擅於塑造鮮明傳神的角色,讓讀者跟隨他們經歷人生許多特殊的處境和挑戰,情節看似雲淡風輕,卻總引人深思。
這個故事裡豬奶奶示範了「老年」的智慧和勇氣,讓我們從她告別世界的方式領悟到,生活原來是不斷創造值得紀念的回憶﹔或是一起打掃、吃飯,或是一起散步看雲。豬奶奶帶著孫女用最直接的感官經驗證明「活著真好」,彰顯人與大自然的關係,也提醒活著的人 (包括孫女及讀者) 珍惜生活的每一刻。唯有好好活過了,面對死亡時才能因著美好的記憶而微笑,並以充滿精神力量的生活態度去經歷各種成長的難關。文字敘述和故事節奏充滿旋律感,從居家生活的輕鬆、到生病的難過、到享受大自然的舒暢、到擁抱安息的感傷,流暢的表現情緒與情節轉折。書中悲喜交集的氣氛及視覺美感,還應歸功於曾三度獲得澳洲年度最佳圖畫書獎的畫家藍.布魯克斯。
布魯克斯的畫中常表現出對大自然的驚嘆與珍惜,及富詮釋性的圖像語言。書裡祖孫共進晚餐對照豬奶奶沒有起床吃早餐的畫面,以連續的空間與對比的情境彌補跳接的時間。封面的圖畫呼應結局前空蕩的小船,書名頁的圖畫呼應孫女在豬奶奶床前拉提琴,皆延伸出文字以外的情意與想像。結尾兩頁無聲勝有聲的畫面更震撼人心。
豬奶奶房間牆上掛著兩幅畫,是仿自美國經典圖畫書《月亮晚安》(Goodnight Moon) 裡小兔子房間掛的畫,準備入睡的小兔子正向周圍每樣東西一一道晚安。或許,豬奶奶只是進入一個永遠的夢鄉。對於暫時還醒著的豬小姐而言,天總會亮的。

在生命中最後的一刻,您覺得最珍惜、最為重要的是什麼?@ 原創動畫「Coda」#生死教育短片

在生命中最後的一刻,什麼是您覺得最珍惜、最為重要的?

來自愛爾蘭都柏林And Maps And Plans動畫工作室,獲得2014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提名的原創動畫「Coda」,講述的:

 

是一個在城市了喝醉酒而意外死亡的靈魂。在公園中,死亡,找到了他,給他看了許多的東西。

A lost soul stumbles drunken through the city. In a park, Death finds him and shows him many things.

 

(有字幕的,在Youtube可以自己調教字幕)

 

這個影片,對話不多,也因此給了觀眾很多想像的空間。那麼,我們如何在生死教育活動運用中短片「Coda」?

一、小組分享/討論

我們可以在觀看影片後,讓參加者分享和討論一下的問題?

  • 您在短片中看見什麼?有什麼是您覺得最深刻的?
  • 故事中的主角,發生了什麼事?您怎麼看?
  • 故事中的主角與 死亡,他們之間有什麼對話?
  • 看完這個短片之後,您有什麼樣的感覺?
  • 看完這個短片之後,您有聯想到自己過去的經歷嗎?
  • 看完這個短片之後,您對生命/死亡有什麼新的/不一樣的看法?
  • 您覺得生命/死亡是什麼一回事?
  • 在生命中最後的一刻,什麼是您覺得最珍惜、最為重要的?
  • 臨終/死亡前,您最希望「死亡」帶您去回顧生命中那一段的時光?
  • 臨終/死亡前,您最希望見到誰?

二、角色扮演

  • 扮演主角
  • 扮演接過酒杯的酒客
  • 扮演圍觀者
  • 扮演酒吧街夜生活的人
  • 扮演死亡
  • 觀眾

活動結束後,邀請彼此分享感受。

影片來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kA3sLyEWdU

 

【留給身後的禮物】認識哀傷的本質 學習走出傷痛 @ 轉載自明週文化 撰文: 陳伊敏 #哀傷輔導 #生死教育

m170214-Yimin-03601-1020x494

【留給身後的禮物】認識哀傷的本質 學習走出傷痛

撰文: 陳伊敏     攝影: 劉玉梅、徐子豪、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4 Mar 2017

哀傷是人類共有的經驗,亦是每個人獨特的心靈歷程。當我們站遠一點,觀照哀傷,哀傷的本質是什麼?何以面對?

臨牀心理學家吳崇欣指出,人生難免面對「失去」,很可能失去寵物、專業、身份等,皆有可能伴隨或多或少的哀傷情緒。「悲傷」是一個人失去後的正常反應,而「依附」是悲傷的原因之一。如若所失去的是無可取代的,那種悲傷便是無法抑制的。因此對大部分人來說,失去親人的哀傷尤其刻骨銘心,可能影響深遠。

「哀傷可以看作是一種百感交集的綜合情緒」,她說,一般人的哀傷會隨時間而漸好,但對於複雜性哀傷來說,即使用盡辦法、經年累月之後也無法幫到自己,需要專業幫助。令人擔憂的是,複雜性哀傷很容易被人忽略,因其還未被列入《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因此未被定義為病症。這類患者如同隱沒在人羣,獨自在茫茫大海中浮沉。

調查顯示,每十個喪親的人當中,就有一人患有複雜性哀傷;而喪失子女的則每十人當中佔三人,而暴力死亡的個案當中(如家人自殺)更高達一半患有複雜性哀傷。而且研究指出,超過八成經歷過複雜性哀傷的人在接受輔導前曾需求藥物治療。但是,並沒有任何藥物能夠幫助到。「這代表這些被複雜性哀傷所困擾的人,很可能被誤診及忽略。」

根據研究,被複雜性哀傷困擾的人會有一系列的症狀:(經過了最少六個月的時間後)經常感到情緒像一個大浪席捲一樣無法控制、極度掛念、感覺不能相信對方不在了,行屍走肉一樣生活;逃避不敢接近死者相關的環境和物件;對生活麻木無感覺,既沒有憂傷也沒有了快樂感,覺得生活了無意義,例如沒法再相信別人等等……「有時候普通傾談不易發現,要深入挖掘了解生活狀態,才能看出端倪。」

以她的經驗觀察,一些沒法解釋的痛症、藥物上癮、賭博等表象的背後,也可以與哀傷有關;創傷後壓力症、抑鬱症、焦慮症亦可能源於哀傷。如果隱藏的哀傷被忽略了,會走很多崎嶇路而得不到適切的治療。


m170220-Yimin-00611-1-1020x494

「每個人的哀傷都是獨特的,沒有一個『正確的』療癒模式。」哀傷會帶來壓力有兩個層面;第一個是哀傷原本令人痛苦,第二個則是正在經歷哀傷的人,有時會責怪自己正在經驗哀傷。她總結出九種容易被人誤解的情況:

誤解一:失去了親人之後,哀傷的目的就是要「放下」。

不少失去孩子的人都聽到身邊的人說:「你的孩子都去世一年了,你還放不下嗎?」說這些話的人,不明白所謂「說再見」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每一段關係都是獨一無二的,需要經年累月去建立,也需要許久才能說再見。

認為「放下」是目的的人,以為失去了孩子之後自己會回復以前「孩子還在」時的自己,彷彿才叫回復「正常」。其實,失去是不會這樣「過去」。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令我們成為不一樣的人。一開始可能是腦裏明白這件事,然後才從心裏感受到這種轉變。哀傷可能不會完全消失,但那種被思念淹沒的無力感卻會隨時間逐漸減退。也有些人可能因而改變了不少,但那並不代表他「不正常」。

誤解二:我的孩子死了,如果我仍然能感受快樂,那是不應該的。

很多人在失去孩子之後,對於自己有一丁點時刻感覺愉悅都會內疚,彷彿那是不應該的,不可以的,是愧對往生的人。其實,我們可以倒過來想想,即使是孩子剛出生的時候,你會一天二十四小時抱着孩子嗎?那也是不可能的。不必逼自己時時刻刻跟哀傷同在,正如也不必逼自己要現在就「放下」和「快樂」起來。對自己的情緒抱有寬容和接納的態度,會讓自己好過一點。

誤解三:如果我看起來棒極了,像沒事人一樣,是不應該的。

有些人喪親後會因自己有一點快樂感覺、或被看起來還不錯,而有罪惡感。其實,一個人的外表能反映多少他內心的痛苦呢?著名作家C.S. Lewis寫:「面對悲傷,沒有東西是停頓止息的。你感覺自己不斷進入新階段,卻又不斷被重複的情緒來襲。不斷轉圈,不斷重複。我到底是在重複轉圈,還是該期許自己進入了螺旋?如果是螺旋,那我是向上還是向下?」

誤解四:哀傷的最佳處理方法,還是不要提起它,它就會自然過去了。

有的人希望可以和人談談自己失去的親人,有人一同懷念,卻苦無人選願意借出耳朵,陪伴他們流一點眼淚而不急着叫他們「別哭」。堅決不談不提不去面對哀傷,反而讓人壓抑自己的感受,造成內心的焦慮不安,有時候有些人甚至會以為「自己快瘋掉了」。

心理學家Robert Nemeiyer就指出,失去是無可挽回的,其中一個出路就是為它找出意義。這過程便需要哀傷者如實地面對自己的哀傷,而不是逃避。當然,有時是哀傷的人選擇不談。沒有所謂「最佳」的處理方式,只在乎你如何跟隨自己的心,聆聽自己的需要而選擇。當哀傷持續一段長時間,而且仍然影響着你的日常生活,那麼你可能會考慮找心理學家面談。

誤解五:哀傷是可以預測的,分階段性的,而且哀傷的人應該會慢慢變得愈來愈好。

的確有些哀傷理論提到階段。根據著名學者Elisabeth Kübler-Ross的理論,哀傷概念上分為五個階段(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抑鬱、接受),並不是每個人都經驗所有階段,也沒有特定次序。事實上,每段關係都是獨特的,因此每個人的哀傷經驗也是獨特的;沒有一個特定的路徑可以預測;更多時候我們聽見的是,哀傷是一座過山車,它不斷上上下下,而且沒路可遁。

有些人以為,哀傷的過程應該是直線上升的,即是會愈來愈「好」、然後「放下」。然而事實上,有些人的經驗是遲來的(delay),例如失去孩子的第一年好像還可以,但第二年才開始感到哀傷來得很兇,難以應付。

誤解六:那些持續哀傷的人,是因為他們的信念/信仰不夠強。

抱持這樣的想法除了給自己更大的壓力之外,實在於事無補。失去親人確是對我們的人生觀、價值觀、信仰和世上是否有神等等帶來重大挑戰,很多人在哀傷的時候感到信仰被動搖,也可能感受到來自身邊的教友們的壓力。無論如何,這個價值重組的過程,都是當事人必須自己去經歷的。

誤解七:失去了孩子之後,我們要努力忘掉過去,展開新生活。

親密的人之間的連繫並不會因死亡而終斷,如失去孩子的父母期望自己能夠忘記孩子、忘掉過去美好的時光、或有過這個孩子的經驗,都是不現實的。相反地,與已去世的孩子仍然在心裏保有一種連繫反而是正常和健康的。孩子不再活在世上,但孩子還是在他們的內心活着,即使他們已經展開了生活的新一頁,那種連結仍然持續着。學會跟自己的悲傷同在,也許是更貼切的形容。

誤解八:哀傷對女性來說尤其難過。

並沒有研究顯示出,不同性別對哀傷會有不同的反應,更沒有學說指女性更敏感於感受哀傷,故會較傷心。一般觀察是男女性哀傷的顯露方式可能不同而已。

誤解九:如果你沒有哭,你是沒有充分經驗哀傷。

哭是哀傷或難過的其中一種表達方式。沒有研究說會哭的人會比不哭的人更能適應失去親人之後的生活,更不用說,不哭的人不一定感受不到哀傷,而哭也不是軟弱的表現,那不過是個人的表達方式而已。

m170220-Yimin-00611-1-1020x494

文章及圖片轉載來源:http://bkb.mpweekly.com/城市焦点/【留給身後的禮物】認識哀傷的本質-學習走出傷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