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喜歡吃薯片嗎?@臨終關懷

_20160701_210404

下午,然而天色暗暗的。

有一位新的女院友,她也蠻年輕的。

“hello, 我叫阿峰呀,係呢度嘅社工同事, 點稱呼你呀?”

“我叫奧瑾”(化名)。

她總是微笑著,沒有很多說話。

有一次宇峰見到他的母親,母親說:

“吳生你來到就好了,平時佢都唔鍾意講野,我哋都好擔心佢,唔知道佢諗緊乜嘢,唔知道要點樣幫佢 ”

“ 聽到你講很擔心奧瑾,好想幫到佢,但又唔知佢諗緊乜野, 平時奧瑾最鍾意嘅係乜嘢?”

“ 佢最鍾意咪就係食嘢囉, 一有嘢食佢就好開心㗎啦”

媽媽離開後,我就去探奧瑾然後問她:

“奧瑾, 你喜歡吃東西嗎?”

奧瑾就立刻露出了笑容:

“ 咁你最鍾意食d乜野呢”

“ 都係嗰啲啦” 我們開始第一次對話起來了。

“ 你鍾唔鍾意食薯片呀?”

“ 鍾意呀” 她點點頭害羞的答道。

“ 嗯, 咁你平時食開邊隻薯片,等我買番黎一起食丫”

“好呀”

“ 有卡樂b呀、珍珍薯片呀,你平時食開邊隻呢”

“ 我鍾意食卡樂b薯片”

“ 好!咁我聽日就買卡樂b薯片返嚟一齊食啦”

第二天的下午,就買了薯片與奧瑾一起吃。

看到她開心笑的時候,心裏就感到一絲絲幸福。

這使我聯想到社會工作的基本元素,要建立關係,我們就需要了解對方的世界、進入對方的世界、在她的世界,用她的語言和她溝通,薯片成為了打開彼此間溝通的一個媒介。

後記小tips:

可以盡量用廣東話口語的方式去提問,因為越接近我們日常所使用的語言,言語就會更容易進入潛意識,對方就更容易去聯想出答案。

較一般的問法:“ 佢平時有乜野興趣呢?”

較有效果的問法:“ 佢平時最鍾意啲乜嘢?”

當癌症病人問是否可以康復,你會怎麼回應?

_20160519_225503

病人挨著黑色的沙發,淡淡地問:

“有無病人好似我咁,食下藥又停下,最後都可以好得返?”

從病人的眼神中

宇峰感受到,她希望從我口中

找到“希望”,有機會康復的希望

而這正是她活下去的力量和勇氣

宇峰聽到後,隨即閃出了數個念頭:

1)如果給與了“錯誤的希望”,是否會不道德?

2)如果否定了病人僅有的希望,是否太殘忍?

兩秒後,宇峰呼喚潛意識:

“請幫助我尋回真實的例子吧”

“H女士,阿峰曾探過一位病人,也是因為身體負荷不了藥物,所以食下停下,他也沒有做手術,因為他能與癌共存”

“對啊!為甚麼我沒有想過,其實能與它共存呢” H女士眼中閃出了光。

病人尋找希望(seek for hope)的背後,

是因為她想活下去的。

從“內在資源”中的

“行為”、“能力”、“心態/信念”方面。

很多不同的治療方法,H女士都試過了,但都沒有效。

所以生命的本能,驅使她去尋找最有力量的內在資源—-信念,有機會康復的信念。

希望,是使人活下去的力量。

願我們都能成為光,點亮自己的生命,也然亮別人的希望。

 

 

 

從反思過渡正向的介入手法在臨終場域的無力,到人本關係發展脈絡的建構

renben

在臨床的經驗中,在臨終場域中,深深感受到

 

過度正向的介入,是如何的無力、是如何的不近人情

 

“你要想多d開心的事情呀,唔好成日想d唔開心的事情呀”

 

從任何理論來說,“想開心的事情”是對的:

 

建構主義:你怎麼想,就會建構起你的世界

 

唯識哲學:你的世界,就是你的意識所顯現

 

認知治療:你的信念,會影響你的行為,行為又導致情緒,情緒強化返信念

 

但是,理論歸理論,不看生命脈絡地套用,就會淪為硬塞硬推

 

病人無奈地說:

 

“唔系我唔想想d開心野,但系我真系好辛苦,我無心機去想,我想唔到”

 

如果我們繼續硬Sell一些病人唔Buy的東西,結果是很快病人就會——

 

中斷我們彼此間的聯繫,因為病人會覺得你好“離地”——

 

“你根本唔瞭解我有幾辛苦”

 

所以,臨床經驗告訴我們,要建構與病人的關係,第一步是同理心回應

 

“嗯,你現在很辛苦是吧”

 

目的是讓病人感受到,我們是瞭解他,他是被瞭解、被感受、被看見的。

 

與病人“同在”後、產生連結後,病人就會開始打開心窗,把內在的真實感受傾訴出來,有一位病人開始訴說:

 

“我真系好痛苦,我覺得自己好似連累到屋企人,我曾經多次想到自殺”(延伸閱讀:如果病人跟你說想自殺,你會怎麼回應?)

 

所以我們總結出以下的“人本關係發展脈絡”

 

同理心回應→病人感到被瞭解→病人開放→彼此連結→道出真正情感→協助釋放情感→尋解導向→建構內在資源

 

宇峰希望能繼實踐和整理經驗,尋求最有效的途徑,與病人的心靈接觸,一起走過這療愈之路。

祝福別人,就對自己的祝福@臨終關懷札記

DSC_5331

早上開完團隊會議後,接到1通電話:

“吳生,我想我去唔到海洋公園了”

“嗯嗯,可能去唔到海洋公園,因為甚麼事嗎?”

“我剛剛入院了”

社區的癌症病人,入院後,第一時間想起自己,給電話自己,是因為關係的建立,情感和信任的建立。很感恩病友的信任,把心獻出來,對方是感受到的,願我們都能珍惜系每一段的關係,在每一段關係放下自己,付出愛。祝福別人,就是對自己的祝福。

後記:病友無大礙,今日下午出院

“還是覺得家裡最好。” 病友笑著說。

 

臨終關懷服務札記 2016年4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