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中的5歲半小女孩 @ 病房中的鄰舍互助現象

早上約11:00,宇峰進入1樓的3人病房時,看到一位約5歲小妹妹,乖乖的坐在椅子上。

「小妹妹您好啊,我係呢度搞活動玩架,您叫咩名啊?」

「我叫MY」

「您今年幾歲啊?」

「5歲半」

「啊,妳5歲半了,咦?點解得您一個人0既?您爸爸媽媽呢?」

「佢哋去咗醫院呀!」

「係呀,佢哋去咗覆診啊,我佢哋睇住個女先」3人房另一位病人的太太說。

「謝謝您幫手呀CL太太」

「嗯,所以您在等爸爸媽媽回來啊?」

「係啊」

「嗯,咁您一個人係度做咩啊?」

「無野做啊?」

「嗯,咁您悶唔悶啊?」

MY小妹妹點點頭(小朋友的真誠很可愛)

「嗯,咁您鍾唔鍾意玩公仔?峰哥哥有好多毛公仔啊~」

MY小妹妹遙遙頭

「嗯,那麼您喜歡畫畫填顏色嗎?」

「鍾意」

「嗯,咁MY妹妹您等峰哥哥一陣啊,我去攞填色冊給您」

 

鄰舍的互助,不一定在屋邨住戶間顯現;在病房中,也有著珍貴的互助出現,病人家屬與家屬之間,互相支持、互相幫忙,更是難能可貴,就好像在屋邨中,「隔離鄰舍」1 互相幫忙顧小孩一樣。

 

 

後記

這令人回想起,昔日的舊屋存鄰舎文化,就例如小學的時候,放學跑回家,家裡卻沒人,因為媽媽去了買餸煮飯,這個時候,對面的嬸嬸就是我和妹妹的救星。嬸嬸會請我們到家裡坐,請我們吃小餅乾,等媽媽回來。鄰里互相顧小孩的互助情懷,現在好像越來越小了,能在醫院病房看到這一幕,真的很感動。

 

註1:是廣東話口語,不是要「隔離」鄰舍,「隔離鄰舍」是左鄰右里的意思,「隔離」有「旁邊」的意思,例如「隔離位」就是指「旁邊的那個位置」。

 

圖片來源:file:///storage/emulated/0/Download/tutorial.jpg

當父母不願意通知哥哥見剛離世的妹妹最後一面,我們當如何關顧?@臨終關懷

 

IMG_20160817_23374229歲的癌症小妹妹已經離世了,年輕的丈夫在病房外,小妹妹的母親伏在病床邊哭著。

“阿姨,我系阿峰”

“嗚……阿峰,阿峰,嗚……你來了”

“系呀,阿姨,我系度,阿哥呢?”

“阿哥佢未知道呀”

“好唔好通知哥哥來,見最後一面?”

“ 唔好呀!唔好打俾佢呀!”

“阿姨,我聽到你講話唔好打畀阿哥, 你好似係擔心阿哥知道個消息,係唔係?”

“嗚……系呀”

“ 可以話比我聽你最擔心阿哥嘅係乜嘢?”

“ 我擔心佢會暈低、驚佢趕過來會有意外……嗚”

“ 我聽到你話擔心阿哥會暈低,驚佢講過來會有意外,我也同樣擔心的”

“系呀”

“ 我哋同樣都一樣咁愛錫阿哥, 我哋都唔想阿哥見唔到阿妹最後一面,成世人都有遺憾同內疚,系咪?”

“嗯”(點頭)

“ 不如我請阿J(小妹妹的丈夫) 打畀阿哥同佢講, 我都會喺度的,我會等到阿哥一齊來,陪他見妹妹最後一面,好唔好”

“嗚……好”

在臨終場域的臨床經驗告訴我們,如果家人 趕不及前來醫院,見逝者的最後一面,這將會帶來很多的情況,例如內疚和遺憾:“ 點解你哋唔通知我見妹妹最後嘅一面! 我見唔到妹妹嘅最後一面了”。因為這種傷痛和遺憾 是難以逆轉的,因為再也沒有機會了。

作為一位臨終場域的社工,當我們有這種認知,我們就有一種責任,去告知家人種種的情況和可能,盡量去減低和避免日後不必要的內疚和遺憾。

“阿哥,我知道你很錫妹妹, 所以我請阿J通知你前來見面會嘅最後一面”

阿哥用力的握著宇峰的手:“多謝您呀,多謝您通知我”

宇峰拍了拍他肩膀,然後一起到小妹妹的房間,一起整理小妹妹的物品。

最甜美的西瓜@兼談“陪人”的哀傷調息

NA201606211957200030-01-000000000

下午家訪後,宇峰都會習慣回院,見見院友才下班,今天快要變成一灘雪糕的時候,牧靈前輩分享了院友陪人姐姐所送給我們吃的西瓜,進一步要被融化了~

 

在家庭治療的角度來說,陪人姐姐或先生都是病人的照顧者,也是我們關顧的對象之一。 因為很多時候,陪人姐姐或先生,所接觸病人的時間,往往可能比家人的照顧時間還要多。

 

宇峰曾經見過一位陪人姐姐,看著他的僱主身體情況一直轉差,在我們的對話之,她痛哭起來,細說著與僱主之間的關係,僱主對他如朋友一樣,他已經照顧僱主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了,所以他們之間有很深的關係,這段關係的哀傷是肯定的、也是需要被表達出來和照顧的。

 

所以我們的團隊,在日常的工作中,很有意識地與陪人姐姐或先生建立良好的關係。一但當病人離世的時候,我們就能作出深度的安慰和支援, 成為一種同理的存在、同理的陪伴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