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死亡的焦慮來襲,您會怎麼幫助自己?@生死練習題

dsc_7820.jpg

「每當我想到自己會死,有關我的一切,都要在這個世界上消失時……我覺得……這怎麼可能這樣呢?我要消失了!我要消失了!怎麼可以這樣呢!」

 

「這是一種怎麼樣的感覺?」

 

「好無助、好無奈,個心好怯,地板好像突然消失了,掉進未知的深淵」

 

「嗯,聽到您說很無助無奈、個心好怯,好似跌左落個未知的深淵,是甚麼東西讓您的感覺紓緩返d?」

 

「嗯……都無乜……每當我想到自己,在宇宙萬千星河中,曾發過小小助人的光芒 ,一點點都好 ,我就覺得好好多」

 

當死亡焦慮來襲時,屬於您自己的答案呢?

您喜歡吃薯片嗎?@臨終關懷

_20160701_210404

下午,然而天色暗暗的。

有一位新的女院友,她也蠻年輕的。

“hello, 我叫阿峰呀,係呢度嘅社工同事, 點稱呼你呀?”

“我叫奧瑾”(化名)。

她總是微笑著,沒有很多說話。

有一次宇峰見到他的母親,母親說:

“吳生你來到就好了,平時佢都唔鍾意講野,我哋都好擔心佢,唔知道佢諗緊乜嘢,唔知道要點樣幫佢 ”

“ 聽到你講很擔心奧瑾,好想幫到佢,但又唔知佢諗緊乜野, 平時奧瑾最鍾意嘅係乜嘢?”

“ 佢最鍾意咪就係食嘢囉, 一有嘢食佢就好開心㗎啦”

媽媽離開後,我就去探奧瑾然後問她:

“奧瑾, 你喜歡吃東西嗎?”

奧瑾就立刻露出了笑容:

“ 咁你最鍾意食d乜野呢”

“ 都係嗰啲啦” 我們開始第一次對話起來了。

“ 你鍾唔鍾意食薯片呀?”

“ 鍾意呀” 她點點頭害羞的答道。

“ 嗯, 咁你平時食開邊隻薯片,等我買番黎一起食丫”

“好呀”

“ 有卡樂b呀、珍珍薯片呀,你平時食開邊隻呢”

“ 我鍾意食卡樂b薯片”

“ 好!咁我聽日就買卡樂b薯片返嚟一齊食啦”

第二天的下午,就買了薯片與奧瑾一起吃。

看到她開心笑的時候,心裏就感到一絲絲幸福。

這使我聯想到社會工作的基本元素,要建立關係,我們就需要了解對方的世界、進入對方的世界、在她的世界,用她的語言和她溝通,薯片成為了打開彼此間溝通的一個媒介。

後記小tips:

可以盡量用廣東話口語的方式去提問,因為越接近我們日常所使用的語言,言語就會更容易進入潛意識,對方就更容易去聯想出答案。

較一般的問法:“ 佢平時有乜野興趣呢?”

較有效果的問法:“ 佢平時最鍾意啲乜嘢?”

當大腸癌病人談便秘的情況,我們可以回應的技巧@尋解導向治療

_20160606_213512

很感恩一位社區癌症病人回院探宇峰。

她談住大腸癌造口的位置, 在吃完東西之後漲得很厲害的情況。

“吳生, 我真係唔知點算,每次吃完東西之後, 條腸都長得很厲害,每當便秘的時候,就會更辛苦”

“ 有什麼時候條腸會舒服d?”(暗示例外情況)

“嗯…都無架…… 飲完西梅汁之後會舒服好多, 因為會順暢好多”

“嗯, 飲完西梅汁之後可以幫到你順暢好多,舒服好多,你仲有做左d乜野等自己舒服啲?”(暗示行為內在資源)

“ 我仲有食火龍果、奇異果呀, 冇辦法啦都要找方法幫助自己”

“ 那很好哦!你有很多方法去幫助自己,如果下次再有唔舒服,你會食啲乜嘢幫自己?”(未來預演)

“ 我會飲西梅汁,飲完之後覺得最舒服”

小結: 病人往往一開始的時候,都會訴說著問題,是一種問題聚焦(problem focus) 。當我們同理過病人的情況後,我們可以轉向尋解導向(solution focus),聚焦在病人的內在資源、聚焦在解決的方法上,從stuck轉為unstu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