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路人茶聚的意義,兼談如何Break the bad news@癌症病人支持小組

144824582562011300-744x496-w_c

 

下午與一位義工,去探訪兩位已經出院的院友,我們約在茶樓聚會,還帶了一位神秘嘉賓,一位仍住院的院友。

 

2位已出院的院友,1位仍住院的院友,她們3人曾住在同一樓層,下午一起參加活動,晚上一起看電視、在common area吃東西,關係很好。本來是4位的,有1位已經離世。

 

她們3人已經有大半個月已經沒有見面了,但對於臨終病人來說,她們的時間空間感,也許與我們不太一樣。

 

當她們見到彼此的時候,那種開心的表情,看在眼裡,宇峰也感到很開心。

 

對癌症同路人來說,彼此聚會、見面、聊天,都是特別的:

 

“同其他朋友,講來講去,都無乜好傾,同佢地講有幾痛,佢哋都唔會知,但係同你地講唔同,一講你哋就知,有共鳴呀!”

 

當時,點心快吃完的時候,其中一位院友問:

 

“CY呢?她回家了,她最近好嗎?”

 

CY女士,就是已經離世的1位。當時,要怎麼break the bad news呢?

 

“其實,CY女士,已經離開我們了”

 

“是什麼時候的事?怎麼可能”

 

“就在上個星期的時候”

 

“嗯,她說醫生說她還有兩個月命,想不到這麼快”

 

“嗯,想不到這麼快,您聽到後覺得”

 

“覺得好難接受。。。好可惜、這麼快就走”

 

“嗯,我跟你一樣,都覺得很難接受、很可惜、想不到這麼快就走,我跟他的先生傾過,知到她走得很好,因為醫生有跟CY的先生說,CY可能隨時都會離開,所以先生在最後的48小時,一直都陪伴著CY,沒有離開過,而CY也等到她最尊敬的上司到來,在她生命中最重要的2人,都在她身邊、握著她的手,伴著她離去,是一種很大的福氣”

 

然後,我們分享著欣賞CY女士的地方,及曾經一起住院生活的片段,表達出自己的感受。

 

最後很感恩,很多謝義工SQ的幫忙,其實係咁多位院友點名要見您0架,可見她們有多喜歡您、想念您!

 

宇峰也很開心能促成這次病人聚會,她們見面時的笑容,一直溫暖著我的心。

 

啟思:

1)同路人的共鳴感,是最自然的同理心。

2)Break the bad new,回應病友已經離世的消息,可以引導聽者表達出情感,再同理、盛載其感受。講出已離世院友「好走」之處,讓聽者感到安慰。一起分享欣賞逝者的地方,昔日一起生活的片段,及送上祝福。

3)觀察聽者的表情、回應,回院(住院院友)/ 電話(社區病人)再做debrifing。

4)義工的debrifing,義工聽到消息後的感受,我們也同樣關心、同樣重要。

 

 

圖片來源:http://www.seventhson.hk/dish.html?group_id=4

如何在華人社會帶“欣賞”主題的小組?@癌症病人支持小組

DSC_7006

今天病人支持小組的主題是“欣賞”。

 

為什麼要“欣賞”呢?可能是因為這個世間已經有太多的批判了,如果我們連自己都要批判自己,那不是很慘嗎?如果我們相信身心互動系統,自我批判、責備往往是對自己的一種憤怒,難道不是在焚燒自己的身體麼?

 

在華人的社會,並不是很習慣“欣賞”或是“讚賞”,就好似可愛的小嬰兒,傳統老一輩都不給我們稱讚他們“可愛”,因為老一輩的會覺得“會贊壞”、“BB會小氣”,導致將來長得很醜。在華人的社會,“稱讚”和“欣賞”自己,就會變成“自負”、“驕傲”,反而“批判”是高高在上的。

 

所以,我們的小組設計,是先安排“欣賞”一位認識的人(有列有不同優點的工作紙),可以是親人、朋友、或是不認識的人也可以。然後,作一種延伸性的連結:

 

“你覺得自己身上,有哪些地方,是跟你所欣賞的人的優點是相似的呢?”

 

如此一來,分享就容易許多了,有一位院友在活動結束後說:

 

“原來我有這麼多的優點呢!”

 

在看這篇文章的您,最欣賞自己的地方又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