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養社會工作者如何照顧自身的unfinished business?

img_20161012_094400_processed.jpg

好友問:「面對生死的工作,您系點樣處理自己的unfinished business的?」

 

曾經歷過,在病房伴著院友離世,步出病房後,與另一位院友慶祝生日。

 

今天早上,到殯儀館跟關係很好的院友CY女士道別;晚上出席初生嬰兒的百日宴。

 

初踏進寧養社會工作場域,感覺像是坐過山車,一瞬間經歷生與死,落差好像很大。現在,卻漸漸體會到,不是口頭的說,或是文章上的看,「生與死」是一個整體、是生命的一個完整歷程。

 

醫生會生病,寧養社會工作者,也有自身的哀傷。哀傷的終點是愛,宇峰每次出席喪禮,都是帶著感恩與祝福的心前往,感恩在茫茫人海中相遇與交心,祝福著「日後」再遇見的一日。

 

這是宇峰照顧自己的unfinished business的方法,完整了自己,感覺不是滿滿的,反而是一種清理好居家後的感覺,讓自身更有空間去盛載、去愛。

 

CY,要記得長腳蟹大餐的約定啊!

Helping each other and love each other@免費生死教育資源

這是一個表達人與人之間互相幫助的漣漪效應,愛心猶如燭光一樣,一直燃點下去。

 

看完短片後的Debriefing,我們可以試著問:

1)大家在影片中看到什麼呢?

2)在這個短片中,你覺得最深刻的畫面是?

3)看完這個影片,您的感覺是?

 

引導觀看這段短片的小Tips:

1)大家可以留意一下,一開始穿橙色背心的男人啊~

2)眾人一開始比別人幫助時的反應是怎樣的?(覺得很奇怪、很愕然;為什麼有人會無條件對自己這麼好?因為

我們都忘記了去成為愛)

生命中最後的請求,生命中最後的心願@臨終關懷

na201608121517110090-52-000000000

每一天的下午,都有不同的康樂治療活動,而今天的活動,是由一位義工朋友,教我們一起做一個蝶古巴特的小木盒。

 

當宇峰去到1樓病房,邀請院友參加的時候,有一位臨終的女院友問:

 

“今天是不是製作小木盒?”

 

“是啊!您有興趣一起來參加嗎?”

 

“嗯……我要……上去參加” 這位女士的身體狀況已經很虛弱,連抬起頭說話都已經很困難了。

 

宇峰觀察到這位女士的身體狀況,以及她需要使用電動氧氣機的時候,基於病人生命安全的考慮:

 

“嗯,好的,我也很想一起上去做小木盒,您等我一陣,我問問護士先”

 

然而,護士先生並不建議這位女士離開1樓病房,護士先生與宇峰一起到病房跟這位女士說:

 

“現在可能不是很合適到6樓做手工”

 

這位女士用力的握住男護士的手說:

 

“您幫幫我……我真的很想做這個小木盒”

 

宇峰看著,心裡感到很難過,這很可能就是這位女士,生命中的最後一個請求了,我連忙道:

 

“護士先生,如果我們不離開1樓病房,就在1樓的大堂做手工可以嗎?我地可以找一個有插蘇口的位置,然後我請義工朋友來1樓,陪伴著她做小木盒,我也會係度的”

 

護士先生溫柔地拍了拍這位女士的手:

 

“好的,等我安排一下”

 

後來,這位女士完成小木盒的第二天,就離開人世了。而這位女士這麼堅持要製作這個小木盒,是因為想送給她的女兒,把這個小木盒,當作生命中的最後一份禮物,送給女兒。

 

啟思:在臨終的場域工作,您永遠都不會知道,下一次,您還有沒有機會去服務這位病人。臨終病人向您的請求,可能就是她生命中的最後一個請求,所以,請用真誠的心,去服務每一位臨終病人,這是對病人的愛,也是對自己的愛。

 

最後,真的很感恩這位護士先生和義工朋友,沒有您們的愛心與彈性,是完成不了這位女士的最後心願的,真的謝謝您們!

 

延伸閱讀:http://lifeanddeathsw.thisistap.com/2016/09/17/小女生在剛去世的媽咪身邊,說出與媽咪最深刻的/

 

殮房中的哀傷、創傷與啟思@哀傷輔導

_20160916_230939

臨床的經驗告訴我們,在親友認屍體的一刻,如果有足夠的關顧和支援工作,可以避免和減低來心靈上的創傷。

就在上個星期天,有一位死者的太太,來認領丈夫的屍體。

殮房的工作員將太太丈夫的屍體,從殮房送到惜別的房間,當太太第一眼看見丈夫屍體的時候,便崩潰大哭了起來:

“ 點解會咁樣架………點解會咁樣架……點解佢會咁樣架……嗚……”

因為丈夫的屍體,和去世時的樣子,有很大的分別。

“ 點解對眼打開咗……嗚…有一層白色野……點解皮膚都破了……嗚”

就在這個時候,太太旁邊的兩位親友說:

“ 你唔好咁樣啦!只不過係一副臭皮囊!”

太太頓時變得十分激動,用力的推開兩位親友,並伏在丈夫屍體的旁邊痛哭。

牧靈主任用手輕輕按著兩位親友的肩膊,並溫柔跟她們說:

“ 這個時候請你們什麼都不要說, 讓太太把心裏的哀傷好好抒發出來”

我們可以看到,缺乏同理心的回應,其創傷性事可以很巨大的, 這也是宇峰在臨終場域義工培訓,這麼重視同理心回應的原因。

啟思: 如果在親友認領屍體前,作一定的講解和心理建設,例如屍體在殮房安息的一段時間可能會產生變化;以及在認領屍體的時候陪伴在旁,就可以做到情緒和心理上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