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SQS,沒有了FSA,之後呢?@寧養社會工作團隊經營

_20160625_215252

沒有了SQS,沒有了FSA,之後呢?之後更需要的是自我規律(self- discipline),使宇峰更珍惜直接服務(direct service)、與病人相處的時刻,要了解病人的需要,與他們同行,關係的建立永遠是社會工作的核心。

很深刻的是,宇峰到病房探望剛剛入院的病人後,返回正在進行活動的樓層,電梯一打開,當中的一位院友婆婆便開心地說:“嘻嘻,我就知道你系度、你會來”,帶著喜悅的心工作,工作就不再只是工作了,她帶給宇峰很多寶貴的感受與回憶。

所以,宇峰常常跟夥伴開玩笑的說,我地寧養社會工作團隊的其中一個工作“要求”就是—喜悅地工作,種下善種子,因為我們相信漣漪效應。

建立團隊的視野(View)使命(Mission)和價值觀(Value),身體就有了靈魂。

最甜美的西瓜@兼談“陪人”的哀傷調息

NA201606211957200030-01-000000000

下午家訪後,宇峰都會習慣回院,見見院友才下班,今天快要變成一灘雪糕的時候,牧靈前輩分享了院友陪人姐姐所送給我們吃的西瓜,進一步要被融化了~

 

在家庭治療的角度來說,陪人姐姐或先生都是病人的照顧者,也是我們關顧的對象之一。 因為很多時候,陪人姐姐或先生,所接觸病人的時間,往往可能比家人的照顧時間還要多。

 

宇峰曾經見過一位陪人姐姐,看著他的僱主身體情況一直轉差,在我們的對話之,她痛哭起來,細說著與僱主之間的關係,僱主對他如朋友一樣,他已經照顧僱主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了,所以他們之間有很深的關係,這段關係的哀傷是肯定的、也是需要被表達出來和照顧的。

 

所以我們的團隊,在日常的工作中,很有意識地與陪人姐姐或先生建立良好的關係。一但當病人離世的時候,我們就能作出深度的安慰和支援, 成為一種同理的存在、同理的陪伴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