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臨終前,仍交帶家人一定要做的事情 @ 病人的最後心願後記

這天,天色暗暗的。

「阿峰,我係MD的女兒,C女士啊,你今天在辦公室嗎?」

「C女士您好啊,我今日成日都係度的,您今天會來嗎?」

「嗯,因為有些東西想交給您,我下午會開車過來,約2:00左右」

「好的,那麼我們下午2:00見」

 

吃過午飯後,到公園散個步,天色仍是暗暗,想下雨,又不下雨。

「C女士您到左囉」

「係呀,早到左」然後,C女士從黑色的手袋,拿出了一張心意卡。

「謝謝您們的心意」

「這是媽媽臨終前,在臨走之前,也叮囑我們幾姊弟,一定要做的,她說過好幾次,臨走的時候也提住,謝謝您和社工C先生,一起為媽媽安排了這個活動,與孫仔慶祝生日,完成了她最後的心願」

宇峰手上的這張心意卡,突然變得很重,那情感之重,是難以言喻的,怎教我們不好好珍惜這份心意呢。

宇峰用雙手把心意卡放在胸前說:「C女士,謝謝您們的心意,謝謝您將MD女士的心意轉達給我們,我收到了」

 

珍惜每一個緣分,珍惜每一個相遇,工作就超越了工作,成為了臨在的神聖空間,滋養著彼此的心靈。

感恩在生命中遇到MD女是和她的家人,謝謝您們!

 

社區資源:香港防癌會  慈善項目  心願計劃

https://www.hkacs.org.hk/tc/medicalnews.php?id=44

生日飯@生命中的最後心願

img-20161012-wa0003img-20161012-wa0005img-20161012-wa0004img-20161012-wa0002

 

「HR先生,很抱歉,我聯絡不上華仔」

 

「唔緊要啦」

 

「嗯,咁有咩係您想做的?」

 

「我想同屋企人食個生日飯」

 

「嗯,當然好呀,您有乜野想食?」

 

「芋頭魚腩煲!」HR先生斬釘切鐵地說。

 

「芋頭魚腩煲啊!睇來您好鍾意食咁喎~」

 

「係呀!我好耐無食過喇!但係我唔想食外賣果d」HR先生舔舔嘴邊地說。

 

「嗯,好呀,如果請義工朋友來煮比您食,您點睇?」

 

「咁就梗係好啦!麻煩晒你啦喂~」

 

「講呢d,講多幾個餸來聽下啦~」

 

 

HR先生,剛退休,就發現自己患了末期癌症。

 

「好似乜野福都未享過……」HR太說著就不禁哭了。

 

HR先生,下身已經不能動,因為不能動的關係,導致有一個傷口很大、很嚴重的壓瘡,種種的因素,使HR先生無法坐起來,只能長期躺在病床上。

 

但他仍有一個盼望,他在等待、等待女兒的孩子出世、等待他的小孫女,在兩個月後出世。

 

對很多人來說,一道家常便飯,是多麼的隨手可得、多麼的微不足道。

 

但對於長期在醫院臥床的末期病人來說,卻是生命中最後的願望。

 

宇峰跟義工朋友說著:

 

「這很可能是HR先生,生命中最後的一頓生日飯了,讓我們一起來完成他的心願吧!拜託大家了!」

 

宇峰心裡,真的真的很感激,每一位義不容辭前來幫忙的義工,沒有您們,就沒有這一個快樂、溫馨的生日晚飯。

 

謝謝M義工特意從美國訂購了炆煮鍋,因為M義工昔日是在英國的大學教授烹飪的,她對煮食有著一份完美的熱誠。

 

謝謝D義工知道RH的女兒懷孕了,特意煮了桑寄生蛋。

 

謝謝S義工剛從扭傷手康復的過程中,仍出心出力前來幫忙。

 

謝謝M前輩同事,無OT都留下來幫手,夠義氣。

 

謝謝T上司來支持我們,還落手落腳幫手洗碗,您的身教,我是知道的,感謝您!

 

心裡那份感激、感動的心情,每當想起,仍在感動著。

 

真的感謝大家無條件的付出、無條件的愛。

 

能遇到大家是宇峰的福氣。

 

 

「HR先生,啲餸吖唔啱食先?」

 

「正!」他舉起左手的大拇指地說。

 

希望您喜歡這頓生日飯,HR先生。

 

社區資源:香港防癌會  慈善項目  心願計劃

https://www.hkacs.org.hk/tc/medicalnews.php?id=44

病人選擇與出生一樣的日子和時間死亡@家人哀傷療癒與敘事治療

_20160716_215712

生命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生命中往往有許多解釋不到的巧合。

有一位離世病人的女兒跟我們說:

“ 阿媽走個一日,我實在係太傷心了,我都沒有發現到…… 當我拎住阿媽張死亡證嘅時候,我睇到阿媽走嘅日子同時間,同阿媽舊曆生日嘅時辰八字係一模一樣。我就知道呀媽要揀嗰個時候走,因為喺佢在世嘅時候佢,好怕啲仔女唔記得佢嘅生日。 所以阿媽係專登揀呢個日子同時間,等啲仔女記得佢。”

“ 所以聽到你講,阿媽係知道自己要走了, 她選擇呢個日子同埋時間走,你對阿媽呢個選擇有咩睇法?”

病人的女兒紅著眼睛說:“ 我知道呀媽係好想我哋去錫佢,我會記得佢既生日的”

“ 所以阿媽也同樣很愛你哋、唔捨得你哋的”

在臨床的經驗中我們可以看到,在世的親人往往會透過生死故事的敘說,來協助自己渡過哀傷。而社工的角色,就是順著家人敘說的故事,疏引情感的表達,協助家人把故事背後隱藏的正面訊息敘說出來。